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中国的辰砂及其发展史

0
回复
1197
查看
[复制链接]

93

主题

178

帖子

1041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041
2021-2-20 18:20:48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中国的辰砂及其发展史
周国信
(北方涂料工业研究设计院,甘肃 兰州730012)
   内容摘要:在中国,辰砂最早出现在距今约7000年的秦安大地湾彩绘陶器上和距今6600±300年的河姆渡村遗址漆碗上。且之后的新石器时期至东周很长一段时期的遗址也多处出土了辰砂。周及之后辰砂主要用于书写(含甲骨、竹木简、丝绸、纸张)、陶器的彩绘、纺织品涂色、油漆和漆器中颜料、化妆用品、宗教用品、装饰玉器着色、壁画颜料和彩墨颜料等九个方面。辰砂是国域三重色之一;是我国炼丹术重要内容之一,其中包括升华提纯和合成辰砂(银朱)
   关键词:辰砂;朱砂;彩绘陶器;漆碗;甲骨;竹简;木简;丝绸;纸张;彩绘陶器;壁画颜料;彩墨颜料;化妆;宗教用品;炼丹术
   中图分类号:TD982K8769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lOoo4106(2010)02m05l-09
   作者简介:周国信(1938),男,河北省武强县人,北方涂料工业研究设计院(兰州)高级工程师,从事涂料、颜料、 颜料史研究。

   辰砂(Cinnabar)系矿物名称,以古辰州产地命名,且为全国科学技术名词审定委员会公布的定名。在中国历史中还出现了不少以地方命名的这种矿物,如锦砂,是锦郡出产的,这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个物品称谓的习惯。只有辰砂这一名称被矿界接受,并被正式命名,全国通用。辰砂又称朱砂、丹砂,是人们根据其颜色特征而叫起来的,尤其是国画界,朱砂的名称流传至今。中国和日本有世界上最大的辰砂矿床。辰砂矿是含汞的主要矿物,大红色,金刚光泽至金属光泽、呈致密的块状和半透明的板状或犬牙状。辰砂的化学名称是硫化汞(分子式d—HgS或HgS)。画界把合成的硫化汞称为银朱(Vermilion,分子式Ⅸ一Hgs),有关炼丹术古籍中也称其为灵砂。辰砂属六方晶系,色泽鲜艳。自然界中还有另一种黑色硫化汞矿物,称之为黑辰砂(Metacinnabar,分子式p—HgS),与辰砂互为同质异象,因时常混生,影响辰砂品位。用升华的方法提纯混生矿物,升华后黑辰砂重结晶时变为辰砂,这样黑辰砂就不存在了,升华所得辰砂色泽纯正、鲜艳。
   辰砂最早出现在新石器时代彩陶中,如距今7000年左右的甘肃秦安大地湾就有多处发现。马清林等人分析研究之后指出,该遗址四期二段红色彩绘灰陶瓮口部红色颜料(样号:Q.D.F902④:20)和红色彩绘陶盆口沿部残片红色颜料(Q.D.T810③:37)均为辰砂…。大地湾九掘区发现红、黑两色彩陶残片,经分析,红色颜料为辰砂,黑色颜料为碳黑,胶质为蜡质¨o。在距今6600±300年的河姆渡村遗址第三文化层中发现漆碗,器壁外均有薄薄一层红色涂料,色泽鲜艳,微有光泽。专家推断用了辰砂,后经陈元生先生鉴定确实是辰砂p o。这些都是我国至今发现最早用辰砂的例证。上述秦安大地湾和河姆渡南北两地的辰砂使用事例,已充分证明我国先民在距今7000年左右的新石器时代,已在彩绘陶、木器使用了辰砂。河南灵宝西坡遗址M27墓属仰韶文化中期晚段。墓中两件大口缸上腹部均有红色彩带,带上有加黑点的图案。其中一缸口唇部有朱砂痕迹。缸内填土中有涂抹朱砂的细麻布碎块。考古者推断“缸口原来用涂朱的麻布覆盖”H一。湖北枝城市城背溪遗址(系公元前4400—3300年)出土一件盘形陶器,系涂了辰砂的彩绘陶”1;李士、秦广雍在《现代实验技术在考古学中的应用》例举了x-射线衍射分析,并指出该古陶彩绘红色颜料为辰砂,粉红色是辰砂和方解石混合物旧1。青海乐都柳湾原始社会(新石器时代中晚期,约公元前3000一公元前2000年)墓地发现某尸骨之下撒有辰砂;广西花山岩画距今三千余年,工作者在画面中取了四个样品,均有辰砂”1;良渚遗址出土木器红色涂料中的颜料是辰砂。;玉门火烧沟出土商末夏初红色颜料(甘肃省博物馆给出样品编号:红YH M84)笔者用x-射线衍射谱分析,结果是辰砂(HgS)和石英(Ot—Si02)混合物。距今4000余年的河南偃师二里头宫殿遗址中有用辰砂绘制花纹的彩绘陶片一1,玉器、铜器都裹在辰砂里,还发现贮藏大量辰砂于三个坑中,同时出土的龙纹陶器内壁涂了辰砂,其量之大证明公元前2000年时那里使用辰砂之盛况¨…。殷墟五号墓出土研磨辰砂工具及用辰砂涂了的甲骨文刻字。山东长清仙人台遗址中,有六座周朝部国贵旅墓均在棺底铺撒约2cm厚的辰砂。”。河北藁城县台西村商代中晚期遗址出土朱红地漆器,颜料是辰砂。山东临沂凤凰岭东周墓出土陶片,彩绘颜料红色均为辰砂。
   周朝之后已发现辰砂用于以下几个方面:
      1)历史上书法除了使用墨,还使用辰砂。安阳殷墟出土的甲骨文片上有用辰砂填涂刻痕,经分析是用辰砂和炭黑。“甲骨文绝大多数是刻出,也有极少数是用墨或漆写的,刻好的填涂辰砂和炭黑。河南安阳县安丰乡固岸村附近的墓地为从战国至隋的墓葬,在一座墓中有用朱砂写有“岁星”的符石¨…。春秋战国时的盟书、张颌发现东周朱书文字¨8‘以及著名的秦简、汉简,当然还包括用于书写的丝绸和纸张的书写,尤其是各代帝王的圣旨、御批,书写用辰砂一直流传至晚清。
      2)陶俑及陶器的彩绘秦兵马俑最为突出。该兵马俑坑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封建皇帝秦始皇陵园中的一组陪葬坑,在一、二、三号兵马俑坑中共有陶俑、陶马约8000件,有车兵、骑兵、步兵等不同兵种。它是以秦王朝真实军队作原形塑造的,是秦军的一个缩影。兵马俑上有单独使用辰砂的鲜红色。粉红色(含浅红色、肉色等)有四种调配方法:磷灰石+辰砂、铅白+辰砂、磷灰石+铅白+辰砂、铅白+辰砂+铅丹¨…。从1992年开始陕西省文物局、陕西历史博物馆与德国国际古迹遗址协会及慕尼黑巴伐利亚州文物保护局开 始合作对兵马俑进行保护和研究,所用许多残片带有颜料层,其中不少残片作了颜料分析,给出了分析结果。蒂美·默艾林这样注释:兵马俑所有红色部分,如联甲带、俑袍的红色部分,作为肉色的混合色,如俑袍的褐色、紫色和蓝色的混合色中均有辰砂。验证了兰德省所述,并且实际情况还要复杂。
   陕西咸阳长陵附近于2004年破案收缴了76件西汉初期的陶俑,其中一件骑者的红色战袍颜料是辰砂。陕西汉阳陵是汉景帝刘启与皇后同茔异穴的合葬陵园,其陪葬墓园彩陶一腹部红色,一口沿红色和地面残留红色(样品编号:K13)都是辰砂。天水唐墓出土三件大型彩绘俑陶,现存甘肃省博物馆。俑陶上颜料层由笔者分析:棕红色由白铅矿和辰砂组成的,鲜红色由辰砂和石英组成的。
1 中德合作所用秦始皇兵马俑带有颜料层的残片颜料层化学成分①
       ①见蒂美·默艾林等编著《秦始皇兵马俑》附录:合作试验残片编目。
      3)纺织品涂色北京平谷刘家河商代墓出现了辰砂涂于织物,科考人员用显微镜观察了辰砂的粒径,大部分在3微米以下。北京故宫博物院藏商代玉戈,正反两面均有丝绢和麻布装饰,织物表面的纤维上渗有辰砂。河南安阳殷墟妇好墓(商王武丁配偶)出土粘附在铜器表面的丝麻织物,有辰砂涂染成花绮或绣线的丝织物‘。宝鸡西周疆伯墓,其妾倪墓室中有鲜艳红色衣装和绣线物,专家认定红色颜料是辰砂旧“,且为朱红色。西周及以后的织物使用了朱砂。例如马王堆出土朱红菱纹罗丝绵袍(编号465—17)上的红色经分析确认为辰砂,电子显微镜观察发现,辰砂粉末颗粒均匀地分布在纤维相互交叉的缝隙中,由于胶体败坏,稍有触动,颜料就有脱落。马王堆汉墓出土的印花敷彩纱(编号:N一5)著名的T字形帛画(又称彩绘非衣)都用了辰砂。周朝设立职金一官职,管理以辰砂为主要颜料的赤色颜料。文献记载汉时用颜料染布的方法叫涂刮法,后来又称石染。织物防腐性能差,相对保存下的古遗物较少,影响了这方面的考查研究。
      4)油漆和漆器 河姆渡出土的漆过的木碗是中国首例漆器。我们在大地湾遗址发现七千年前的用腊质作树脂、辰砂和炭黑为颜料的原始油漆。直至清朝出现了用朱砂红漆绘制的瓷盘一“。木器、陶瓷用油漆的历史近七千年。而今涂料工业中研制成高硬度瓷漆,称作仿瓷涂料,并以此替代各色瓷釉。新石器时代的龙山出土彩绘木案,已属油漆家具的初形。良渚遗址木器红色涂料中的颜料均为辰砂¨’。河北藁城县台西村商代遗址出土朱红地漆器残片,朱红地色上以黑色描绘花纹,红色颜料是辰砂。山东曲阜柴峪汉墓出土漆棺,红色漆皮的颜料是辰砂¨“。长沙马王堆汉墓出土的漆棺和漆器,是我国西汉初期涂料工业的一个缩影,以黑红两色为主,用的是炭黑和湖南辰州(今沅陵)产的辰砂。辰州当时在长沙国丞相利苍管辖之内。考古工作者认为这些漆器都是用这里出产的最好的辰砂¨“。春秋战国时的漆器已大量使用辰砂。
      5)化妆 连云港海州西汉霍贺墓中发掘出随葬化妆奁一套,其中有红色脂粉盒,经鉴定确认为是红色硫化汞,应属天然矿物颜料辰砂。这一分析结果表明“从那时起辰砂已进入化妆使用范围”。
      6)宗教用品 青海乐都柳湾原始社会墓群,属新石器中晚期马家窑文化,在一具男尸下撒有辰砂,是对死者的敬仰,和镇墓兽一样,是避邪之物”“。商至周时期的墓葬也时有用辰砂撤盖死者的。再如前面所提到的周朝邻国六座贵族墓棺木底铺撒辰砂。其含意:有人认为是宗教迷信色彩,以祭灵魂;也有人说红色与血色相同,铺撒辰砂是为死者补充生命元素、以期望死者复生的葬俗。所铺撒的辰砂若薄,考古就难以发现,既然发现,可见用量之大。
      7)装饰玉器饰物 上海青浦福泉山遗址属良渚文化,出土了石锛、石凿、箭头、鱼网坠等工具。大量玉器石斧,磨制精细,上面有钻孔,从两面孔涂上辰砂(或黄色矿物颜料)。瑶山遗址出土编号:M2:1的冠形玉器,凸榫部位有涂辰砂的痕迹,并和长约8era的木质(已朽)饰物相连,看来原玉器木质部分涂了装饰性辰砂。海宁良渚墓葬出土器物中,有的石器穿孔旁有涂过红色的纹道,认为是辰砂。郑州二里岗遗址上层二期器物上发现涂有辰砂。
      8)壁画 《中国美术通史》称:“1974—75年陕西咸阳考古工作站在成阳市东15公里的窑店牛羊村发掘了秦都咸阳第一宫殿建筑遗址。遗址中发现壁画残片400余片,其中最大的一块高37em,宽25era,五彩缤纷,鲜艳夺目,画面规整而又多变化,风格雄健,具有相当高的造诣,显示了秦文化的艺术特色。”¨6。这里用的红色颜料有辰砂。夏寅先生采用偏光显微粉末法对汉景帝阳陵墓壁画颜料进行分析研究,发现两种红色,为铁红和辰砂口“。张群喜先生也指出唐代墓中壁画使用了辰砂∞“。唐太宗昭陵位于陕西省礼县烟霞乡东坪村北,发掘的一座陪葬墓,墓内绘了大量壁画,现已异地保护,壁画所用颜料附着情况较好,红色为辰砂口“。我国古代壁画中均可发现辰砂颜料。辰砂色美,名贵,使用很讲究,多出现在主要人物的唇、佛的头光背光、太阳等处。
   我们分析的天水唐墓出土的大型俑陶(天王和镇墓兽),彩绘颜料棕红色为辰砂加白铅矿调成的,鲜红色辰砂中含有石英(未发表)。泾川县城关唐墓,系宝应元从功臣、天水郡开国公赵绣夫妻墓。墓中出土各种颜料,其中红色经鉴定为辰砂p…。表2中提及西藏布达拉宫。西藏盛产辰砂,据《藏卫矿山记略》记载:“由后藏西格孜西南赴萨伽过两站许,至顺南北之川,现一小山,巍然独立赤如鸡冠,纯是银珠(朱)体结成。相去不远又有一大山,亦有丹砂结成。道右有洞银珠溢出。”上述表明,西藏地区自有大量辰砂可供使用。
2各石窟寺院辰砂颜料使用情况
   说明:
              1.标有,标记者为李最雄先生提供的结果-r 5”。
              2.标有·,标记者为王军虎等人提供的结果[”]。
              3.莫高窟第328窟系被兰登·华尔纳盗运至美国的彩塑供养菩萨的腰带下的红色,由罗瑟福·盖特斯分析[5”。
      9)彩墨,钦定四库全书《墨池编》卷6第130有:“造朱墨法:上好漏砂,细研飞过好朱红亦可。以榉皮水煮胶,青浸一七,倾去胶青,于日色中渐渐晒之,干湿得所如墨梃。于朱砚中研之,以书碑名。亦须二月、九月造者佳。”北京故宫博物院院藏彩墨数品”8|,其中最早当属明朝“舒霞飞碧”紫色彩墨:长方形,碣式圆首,高15cm、宽3.5em、厚1.Ocm。墨面漱金蟠龙逐火焰珠纹,背阴文篆书“舒霞飞碧”,“成化”圆印。专家推断当含朱砂之类。汪节娓“西湖十景饰色墨”——“御题西湖十景诗彩泻”——为彩墨珍品之最。清乾隆年间出现五色块墨,称为“五香”。嘉庆年间又出现十色彩墨称为“名花十友””…。两个系列的彩色墨中都有朱砂红色,相当名贵。彩墨用于书法和绘画,不少老画家手中有收藏。于非阁前辈介绍了彩墨的用途和用法:“这原是为批点书籍用的。用来作绘画的颜色,不但是原料好,而且它们所使用的胶也非常好。处理的办法,不要用砚石研,首先把它锤碎,放入销中加水,人蒸锅去蒸,蒸得毫无墨块,兑入些滚水搅匀,放置澄清。大约经过二三日,胶水全浮在上面,把它撇出,马上晒干或烘干,预备将来兑颜色使用,这是极好的轻胶。剩下的颜色,再研再漂。”这表明书法与绘画用彩墨的方法不相同。可能是各色都要备一专用砚的原因。
10)国画。国画界用辰砂由来已久,与石青石绿共称“三大重色”。唐朝苏恭《旁新修草本》记载:“(辰砂)出辰州、宜州、阶州,砂生石上,其大者如鸡子,小者如泌榴子状,若芙蓉箭簇,辰砂可入药,阶砂宜作画。”宋朝江少虞《宋朝事实类苑》记载:“辰州朱砂……小者如箭簇,大者如蓉,光如磬玉可鉴,研之如腥红。”矿石制作辰砂颜料的方法非常讲究,首先从选矿石开始(画界认为光明砂、箭头砂、镜面砂为上品),粗粉碎以后精选一加胶研磨一漂洗再加胶研磨,如此多次反复加工。现苏州姜思序堂(又名苏州国画颜料厂)仍保留原始传统工艺,手工研磨一钵辰砂要用工一个月,粒度达2—5Ixm。基本研成后,洗掉杂质,漂出浅色,称其为朱标(或朱膘),另分头朱、二朱、三朱,相当名贵∞0|,该厂生产的朱砂印油(或称朱砂印泥)是传统名优产品。
   赵匡华先生在《化学通史》中指出:“早在新石器时代,我国先民就已经采集辰砂(如大地湾、河姆渡等遗址均有发现),并认为它是一种灵异的神物,中国方士炼丹的最早内容就是用升华的方法取得精制的辰砂。”人工合成朱砂的历史很悠久,其制法也见于东汉方士狐刚子的《五金粉图诀》中。《天工开物》介绍得更加详尽:“凡将水银再升朱用,故日银朱,其法或用磬口泥罐,或用上下釜,每水银一斤,入石亭脂(即硫磺)二斤同研,不见星,炒做青砂头,装入肇内,上用铁盏盖定,盏上压一铁尺,铁线兜底捆缚,盐泥古济口缝,下用三钉插地鼎足,盛辇打火三柱香久,频频废笔蘸水擦盏,则银自成粉,其贴口者殊更鲜艳,冷却揭示,括扫取用。”这是上下釜炼制——下火上凝的方式,是很完整的生产工艺。青砂头可能是产物中伴有黑辰砂生成的,装车并盐泥古济口缝是隔绝空气,频频废笔蘸水擦盏是降温防止汞和升华的汽态硫化汞蒸发跑掉,打火(低温)加热是促使汞和硫反应和硫化汞的升华(d—Hgs升华温度580。C,B—Hgs升华温度446。C),升华使辰砂(含黑辰砂)在重新结晶时全部转化成为纯辰砂,这是一个借助升华提纯的工艺过程。唐之后,方士们又称辰砂为灵砂,金丹术在各著作中均占大篇幅,费力最大,经验也最丰富。因此,我国历史上才有了许多银朱颜料,品质优良,为绘画、书写竹简、涂刮织物和制作漆器等提供了理想的原料。
   辰砂(含银朱)颜料现今仍是绘画重要颜料品种之一,且非常重视用天然矿石制作的辰砂颜料。现代大漆工艺品也延用传统辰砂制漆和施工工艺。
参考文献:
[1]马清林,胡之德,李最雄,梁宝鎏.甘肃秦安大地湾遗址出土彩陶颜料以及块状颜料分析研究[J].文物,2001(8):84-92.
[2]周国信.我国古代颜料漫谈(2)[J].涂料工业。1991(4):30-36.
[3]陈元生,解玉林.史前漆膜的分析鉴定技术研究[J].文物保护与考古科学,1995(2)12.
[4]李新伟,等.河南灵南西坡遗址发现仰韶文化中期大型墓葬[N].中国文物报,2007.3.16(2).
[5]陈振裕,杨权喜.宜都县城背溪遗址[z]//中国考古年鉴.北京:文物出版社,1984:139.
[6]李士,秦广雍.现代实验技术在考古学中的应用[M].北京:科学出版社。1991:127.
[7]青海省考古所.青海柳湾原始社会墓地(上)[M].北京:文物出版社。1984.青海文物管理处考古队,北京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青海乐都柳湾原始社会墓葬第一次发掘的初步收获[J].文物,1976(1):67-74.
[8]郭宏,韩汝玢.广西花山岩画颜料及其褪色病害的防治对策[J].文物保护与考古科学,2005(4):7.
[9]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二里头工作队.河南偃师二里头遗址三、八区发掘简报[J].考古,1975(5):302.309.
[10]袁仲一.秦俑研究文集[M].西安:陕西人民美术出版社。1990.
[11]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安阳工作队.1969年至1977年殷墟墓葬发掘报告[J].考古学报,1979(1):27.
[12]任相宏,方辉,崔大勇.山东长清仙人台遗址发现都国贵族墓地[N].中国文物报1995-12—17(1).
[13]王磊.山东临沂凤凰岭东周墓陶片彩绘颜料研究[C]//全国考古及文物保护化学技术交流会论文集(摘要).西安:1989:164.165.
[14]Roswell S Britton Orachbone Color pigments HarvardJoumal Of AsiatiC studiPs,2(1997)1:1.
[15]肖燕翼.书法史话[M].北京:中华书局,1984:223.
[16]潘伟斌.河南安阳固岸墓地考古收获大[N].中国文物报,2007.3—16(5).
[17]山西省文物工作委员会.侯马盟书[M].北京:文物出版社,1976:79-80.
[18]张颌.侯马东周遗址发现晋国朱书文字[J].文物,1966(2):1—3.
[19]兰德省.彩绘秦俑清理方法实践[c]//中国文物保护技术协会第三次学术年会论文集.2005:98—104.
[20]王蕙贞,等.西汉初期粉彩陶俑的保护研究[J].文物保护与考古科学,2005(4):39.
[21]赵西晨.汉阳陵出土文物彩绘初探[c]//马清林.文物科技研究:第3辑.北京:科学出版社,2005:84-88.
[22]夏寅.偏光显微粉末法在秦诵、汉阳陵颜料鉴定的应用[J].文物保护与考古科学,2004(4):32.
[23]容波,党小娟.由秦俑彩绘颜料矿石看泰代采矿业[C]//陕西省文物考古工程协会成立十五周年纪念论文集.西安:考古与文物编辑部,2001:77.79.
[24]李亚东.秦俑彩绘颜料及秦代颜料史考[J].考古与文物,1983(3):62-65.
[25]陈维稷.中国纺织科学技术史·古代部分[M].北京:科学出版社,1984:30.32.
[26)高汉玉.中国桑蚕丝帛起源的研讨[c]//亚州文明论丛.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1986.
[27]李也贞,张宏源,卢连成,赵宏源.有关西周丝织和刺绣的重要发现[J].文物,1976(4):60.
[28]上海市纺织科学研究院,上海市丝绸工业公司文物研究组.长沙马王堆l号汉墓出土纺织品研究[M].北京:文物出版社,1980:82.84.
[29]王守道.马王堆l号汉墓印花敷彩纱(N一5)颜料的x射线物相分析[J].化学通报,1975(4):54.
[30]高汉玉.中国先秦衣装颜料色彩与文化[c]//吴永琪.古代雕塑彩绘和秦始皇兵马俑.Mgnehen:Bay.erisehes Landesamt fur Denkmalpflege,2001:1 14-125.
[31]熊樱菲,何文权.清代红釉彩瓷的星色元素分析[J].文物保护与考古科学,2005(4):23-27.
[32]吴双成,李振光,王磊.曲阜柴峪汉墓出土漆棺画的分析保护研究[C]//中国文物保护技术协会.中国文物保护技术协会第三次学术年会论文集.北京:紫禁城出版社,2005:71-77.
[33]周绍绳.从长沙马王堆出土的漆棺和漆器看我国古代涂料工业的发展[J].涂料工业,1976(2):2-7.
[34]南京博物馆,等.海州西汉霍贺墓清理简报[J]考古,1974(3):174-186.
[35]青海省文物管理处考古队,北京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青海乐都柳湾原始社会墓葬第一次发掘的初步收获[J].文物,1976(1).
[36]王伯敏.中国美术通史[M].济南:山东教育出版社,1987:263.
[37]张群喜.唐墓壁画颜料分析与研究[C]//唐墓壁画研究文集.西安:三秦出版社,2001:41l-419.
[38]杨文宗.唐昭陵新城公主墓壁画揭取和修复[c]//陕西省文物考古工程协会成立十五周年纪念论文集.西安:考古与文物编辑部.2001:132135.
[39]戎善康,李现.泾川唐墓出土颜料鉴定[J].平凉文博,1984(1):9-10.
[40]徐位业,周国信,李云鹤.莫高窟壁画、彩塑无机颜料的x射线剖析报告[J].敦煌研究,1983(1):189·196.
[41]周国信:麦积山石窟壁画、彩塑无机颜料的X射线衍射分析[J].考古,1991(8):7“一750.
[42]马清林,周国信,程怀文等.炳灵寺石窟彩塑、壁画颜料分析研究[J].考古,1996(7):84-87.
[43]周国信.敦煌西千佛洞壁画彩塑颜料剖析报告[J].考古,1990(5):467-470.[“]郭宏,段修业.东千佛洞壁画颜料色彩规律及壁画病害治理的研究[J].敦煌研究。1995(3):59-73.
[45]陈青,王军虎,杉下龙一郎.甘肃东千佛洞二窟和七窟壁画使用颜料的研究[J].文物保护与考古科学,1996(1):9—16.
[46]张建全,程怀文,周国信.武威天梯山石窟彩塑、壁画颜料分析【c]//丝绸之路古遗址保护国际会议论文集.敦煌,1993:362—368.
[47]弗朗西丝卡.皮盖.云冈石窟第6窟塑像的科学测试[C]//丝绸之路古遗址保护国际会议论文集.敦煌,1993:348-361.
[48]周国信,程怀文.云冈石窟古代壁画颜料剖析[J]考古,1994(10):948.
[49]李海,黄继忠,等.云冈石窟彩绘颜料初步分析[C]//全国第二届考古及文物保护化学学术交流会论文集.1992.
[50]王进玉,李军,等.青海瞿昙寺彩绘颜料的研究[C]//敦煌研究文集·石窟保护篇(下).兰州:甘肃民族出版社,1993.:134-144.
[51]李最雄.丝绸之路石窟壁画彩塑保护(M].北京:科学出版社,2005:42_43.
[52)樊娟,齐扬。白崇斌.陕西耀县药王山——天门庙宇壁画揭取保护方法研究及处理实施[J].敦煌研究,1995(3):100-106.
[53]周国信.承德古庙中古代壁画颜料的x——射线衍射分析[c]//理学衍射仪用户协会论文集.1990:103.107.
[54]曹勇.布达拉宫壁画的保护研究[J]文物,1996(3):38.
[55]康葆强.先农坛古代建筑彩绘颜料分析研究报告[D].北京大学,2003.
[56]王军虎,等.莫高窟十六国时期洞窟颜料使用特征及颜色分布[J].敦煌研究,1993(3):87-90.
[57]罗瑟福·盖特斯,等.中国颜料的初步研究[J].敦煌研究,1987(1):98—103.
[58]杨静荣.故宫博物院文物珍品全集·笔墨篇[M].香港:商务印书馆,1999:98-99.
[59]于非阉.中国画颜色的研究[M].北京:人民美术出版社。1955:35.
[60]汪迪民.做姜思序堂国画颜料[c]//苏州工艺美术.1953:128.142.
注:原文有“湖南辰州(今辰溪)产的辰砂”。因辰砂著名时尚无辰溪行政区域。为防止误导,故将其修正为“湖南辰州(今沅陵)产的辰砂”。特此说明。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