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豫北,茅草庄的麦子

0
回复
1016
查看
[复制链接]

93

主题

178

帖子

1041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041
2021-1-10 16:13:51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豫北,茅草庄的麦子
周万水 沅陵县诗歌学会
万水
      作者简介:
      周万水,高级讲师,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沅陵县作家协会名誉主席,怀化市人大代表,作品散见于《散文》《散文海外版》《湖南文学》《湘江文艺》《名家名作》《岳阳晚报》《边城晚报》《怀化日报》等报刊。
那天,在庄田
约好了一起去庄田
喝酒 聊天
如果有一辆马车
我或许忘掉时间

这季节很多树没有了叶片
有几只柿子挂着
以留住一个季节的勇气
把单调涂成鲜艳

不用抬头
我知道天空很蓝……

没有了马车
我只好一路走向庄田
用假装的浪漫
想象这世界无比灿烂
我很久没这样纯真了
大约是到了庄田
生活就简单成了推杯换盏

我是在黄昏才抵到庄田
比那些鸟儿晚了很多时间
它们形同鬼魅的影子
诡异地在我的眼前
一头扎进了无边的黑暗……

那天 在庄田
几只酒杯碰撞着一派胡言
也交换了一些难得的温暖:
江南春雨 大漠孤烟
我梦如鬼魅
跟一只黄狗
真诚地对视了很长时间……

我是真应该担心
当我走出这冬天的庄田
我近乎逃逸的消瘦
如何经得这岁月的惦念

麦子 原来如此
我从来没有见过我的祖母
在我还没出生时候
她便去了天堂

我一直生活在南方
没看见过一茬小麦
从一粒粒青绿  
长成一片金黄
当我回到北方
祖母是在祖屋的墙上
安静而慈祥

我回到祖母的村庄
豫北的风没有岁月遮挡
黄土被唢呐吹散
大槐树被香火熏成了庄严的神像
而我那些从未谋面兄弟
陌生而又沧桑

祖母知道我回来了
不然那年的麦苗
一定不会那么茁壮
在那个叫茅草庄的村里
她以一方低矮的坟头
陪伴着一茬又一茬麦子的生长

也是从那一天开始
我知道了故乡的真相
村庄 在平原
祖母  在天上
我曾是一株冬小麦
却顽固地长在了南方
所以,望着那些麦子
我有着说不出的忧伤

麻雀,在城市复活乡村
起风的时候
麻雀总是在童年里乱飞
有一天我走出田垅
看着它们扑腾着翅膀
消失在低矮的树林
那是我最后一次看到
有一大群麻雀
融进乡村匆匆的一瞬

我第一次走进城市
胆怯而茫然
我突然怀念起了那些麻雀
亲切而温馨
我想如果有它们陪伴
我可能不会
对那个城市感到陌生

没有人告诉我
童年的那群麻雀
最后都去了哪里
我随着时间一路走来
偶然回过头来
从来没见过它们的踪影

何止那些麻雀
还有它们栖息的村子
都曾经荒芜成空
而那些有巢的大树
还在每一个村口站着
没办法选择忘记

一群麻雀飞过
一缕炊烟袅袅
那些无法挽留的岁月
只复活在偶尔的想起
   作者创作谈
      我觉得好的诗不是句子本身,而是句子背后那一种共生的情绪与挣扎。实际上我们不期望诗带给我们文字之外的慰藉,如果我们感到了慰藉,那是因为那些句子让我们积郁的情绪得到了一种宣泄。
      《诗歌世界》倾情推出“潇湘诗考.沅陵诗歌专辑”,将陆续刊发上刊作者的作品,以飨读者。
      编辑:潘逢燕      审核:杨新才
      李焕武评价道:我在豫北焦作工作生活了20多年,周先生诗中的馬车,柿树,槐树,茅草,小麦及推杯换盏之词读起意外亲切,毕竟我青壮年时期都是与河南老乡相处,友谊地久天长。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