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她从没说过爱我

0
回复
808
查看
[复制链接]

81

主题

161

帖子

878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878
2021-1-4 10:03:25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她从没说过爱我
原创 刘武华  沅陵县诗歌学会
      刘武华,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研究馆员、湖南省音乐创作学会副会长、怀化市音协副主席和沅陵县音协主席。
远  方(致八千湘女上天山)
她从没说过爱我
但常常月下相邀
我只捏过她一次手
却让我思念了一辈子
也许是她嘴角挂着的笑
也许是那次近距离的呼吸
让我对未来无限地向往
令我一直走在远方的路上
也许是她活泼的眼睛
也许是那次沉默的肩挨着肩
让我听到了她的心脏跳动
感触到了她血液的流淌
突然的一九五二年
她背起背包随八千湘女西行
去了遥远的新疆天山
没有一点预兆
随新闻就离开了家园
那是一个不能回头的地方啊
最后一次相约
她只说了一句话
天边好远好远
从此
音讯全无
我翻遍很多报纸
听了很多电台
她们是怀揣青春梦想
高唱着苏联的《共青团之歌》
坐着美国援华的“道奇牌”卡车
从白米饭红辣椒的故乡
走进辩不清东西南北的碱滩沼泽
成为新疆荒原的第一代母亲
我摘下一片树叶
孤独地吹着
从来没有过的凄凉
我只捏过她一次手啊
是多了?是少了?
还是嫌我不够浪漫
宁愿西去荒原
去追逐遥远的星辰
其实,我可以摘朵浪花给你插上
我们去灿烂
我们望远方
未必你就是为了穿上军装
跟随湘女大军
离开我俩熟悉的那片月光
和那蓬踩了又昂起头的绿草
我一辈子在怪自己
一辈子也感到欣慰
我没能亲吻她
但一直向着她敬礼
老了
不一定见面认得
久了
不一定彼此熟悉
怀念吧

*敬    礼
月下
两只颤动的手
等待了近80年才沉重举起
这是两位老兵向老营长在敬礼
为了这个军礼
老兵没有在任何岁月里倒下
一辈子守着一个念想
就是要见着营长把这个礼给敬了
1943年5月
中国远征军奉命穿越野人山
两位小兵与营长在断后的部队里
走进了遮天蔽日的原始森林
野人山的巨型蚂蟥
把俩小兵叮咬得九死一生
营长叮嘱护士要好好照顾他俩
护士很弱小
她搭好草棚守护着
细心地洗伤口
把野果子嚼碎喂给他俩吃
月光从树叶缝隙里照射下来
小护士坐在草棚门口
享受月光带来的遐想
突然  一条饿了许久的狼
向草棚慢慢靠近
小护士拿起随身的棍子
回头对俩小兵微微一笑
像母亲对孩子般
别怕啊,好好躺着
我一会儿回来
说完  朝那条狼迎去……
整个夜晚都很安静
早晨连鸟儿都没出声
后面来的人说
让狼吃掉的护士就是营长的妻子
风吹来了,雨下来了
小护士的血像盛开的鲜花
一束束一蓬蓬
侵染着森林大地
俩小战士相互搀扶着
心里萌生一个念头
追上营长,给他敬礼
他俩避过野人,逃脱狼口
吃过毒草,吞过泥巴
他俩从夏天走到秋天
两千公里的穿越
终于从缅甸回到祖国
1943年9月
他俩所在的部队五千人
最后只有一百多人走出野人山
他俩再一次看见阳光时
就疯了般的呼喊营长
……
营长端坐在轮椅上
他的手不能抬起
双眼无力睁开
但他的耳朵依然灵敏
就像当年能躲过敌人的子弹
他的记忆仍然清晰
还记得逼这俩小兵读书识字
他记得机枪连长倒下时痛苦地喊叫
记得武汉保卫战
记得退守长沙
记得青春年华全在举枪抗战
月光美丽极了
四处是那样的安静
三位老人把手握在一起
摇啊摇啊
像古树的根紧紧抓住大地
他们的手不知多少次扣动扳机
不知装了多少发子弹
不知收复了多少城池
解救了多少百姓
等待近八十年的军礼啊
终于给营长敬了
三位老人的手就这样紧紧握在一起
在微笑中停止了晃动
永远永远……

其实无所谓了
梦里的啼哭
只有闻声而来的空气能解读
初来时那撞心的声音
是不舍曾经的情人吗
眼泪掉在那边
声响落到这边
或是对亮的恐惧
或是对羊水裹着的眷恋
一次不远的旅行
就又到停下来的地方
总想琢磨一会儿
觉得还没开始就又匆匆离去
又得忘掉记住的
又得记住忘掉的
憋住气
再次推开一窗阳光
无赖思寻着
不同时间但同空间的烟云
尘埃封住了入口
伤心和愉快有用吗
那滴泪水无所谓了
海太大
传说都是眼泪和尿液
居然那是另一类生命的世界
其实人
是由不知是谁做的梦
那个谁醒一次我们就终结一次
一直被梦着该多好啊
不要蹦蹦跳跳
不要信誓旦旦
吵醒那个谁
我们全会消失
现实就是这样
价值不需要意义
从来的那天起
我们就在去的路上
其实无所谓了
无论是四季
无论是性别
即便又怎样
只要呆在梦里轮回
自我就不会丧失
让那个谁
不要醒来吧
梦遗会一直很快乐
桨上那只小蜻蜓
漂流的皮筏
在水上静静地旋着
那只蜻蜓早知道谁都不会触碰那桨
于是  它一动不动
成为两双眼睛聚焦的地方
阳光也在那匹桨上陪伴着
还有剔透的水珠
带着微香的呼吸
它不动,怕打搅两颗心的燃烧
它不动,担心从心头到念头的路程太远
流出的涌动在阳光下会停住
许多理由可使寂静泛起漪涟
心中的波澜怎么就没有让自己失控
哦,还要等待啊
也许是水里的鱼儿
也许是一望鹅卵石
把时间分去了好多好多
嘿嘿
不要再有漂流的皮筏路过啊
我们已是最后一艘
虽然阳光没剩多少
总感觉那一刻离心脏不远了
亲爱的小蜻蜓
不要飞走哟
哪怕是用你的小手揉揉眼睛都不要
你若走了
那缕激动就没有了方向
千万别走啊
白云还在那山巅徘徊
一定别走啊
我的目光要通过你和她交织在一起
我的心颤要通过你让她喘息连连
快碎了哦
谁在揉捏我呀
简直遇上了一场劫难
一次漂流就让溪水从眼里流到了心怀
而且还在不息地奔流
皮筏一直漂在记忆里
那只小蜻蜓还在桨上
闪动着跳跳的目光
流行情感歌曲:《可可托海的牧羊人》
作者创作谈
      诗歌的创作,都是生命本体对生命希望的追逐。这种追逐是遥远的,是缥缈的,是天马行空,或许是一种徒劳和乏味,但折射出的那种纯情和精神诠释了诗歌存在的意义。哪怕是对一粒尘土的感叹,甚或对浩瀚宇宙的茫然,我们若把每一句诗歌都做得雅致、精炼和空灵,那它一定会回到超然的属性,那它的深层意蕴更是不可究尽的。
群舞《太阳出来照窗台》
沅陵精准扶贫大爱乐章:《我会牵着你的手》
      旁白:艺术本来是源于生活的。从《可可托海的牧羊人》到《我会牵着你的手》、《太阳出来照窗台》都让我们感叹。我们为武华主席的业绩而自豪。可贵的是他实现从简·爱》到大爱的升华。有道是;问渠哪得清如许,唯有源头活水来。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