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壶头山怀古 文/武陵轻风

1
回复
1570
查看
[复制链接]

95

主题

103

帖子

684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684
2020-5-7 15:43:50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壶头山怀古   文/武陵轻风
        当滔滔不绝的沅江从贵州高原倾泻而下,汇集了许多大小水流,缠绕着崇山峻岭,一路狂奔,流过沅陵燕子滩后便放慢脚步,似乎是累了,该歇歇脚了;又似乎是在燕子滩与钟爱的酉水情人相遇,让他们变得温柔,在燕子滩尾缠缠绵绵地飘舞着蓝丝带,静静的漫步在两山之间,守着日月的港湾,宛如那相拥的并蒂莲,一年四季,相融于静谧的夜色中,相望于喧嚣的浪花里。当缠绵的沅水、酉水合为一体静静的淌过沅陵城河涨洲后,便变得更加狂野,一路向东,浪击横石,直泻九矶,至壶头山下更是急流似箭,恰似柔而锋利的刀在壶头山下河床上雕刻出二十多公里怪石林立、暗礁密布的急流险滩,常年巨浪滔天、汹涌澎湃,似万马奔腾,声闻十里之外。又因该滩四季急流多是江水清澈见底,在两岸青山影印下,就连掀起的浪花也似乎是被染上青色,人们便将壶头山下险滩取名为“清浪滩”。
        沅陵人习惯性的把沅江称之为“大河”,把酉水称之为“北河”,原因是酉水从沅陵北面流入境内,而沅江比酉水宽阔;把来自于沅江上游的人叫做“上河佬”,沅江下游的人叫“下河佬”,酉水流域的人叫“北河佬”;对放木排的人则称呼为“棑古佬”,拉纤撑船的人称为“船古佬”。
        在以水路为主要交通运输线时代,沅陵下游船只凡要到达沅江中上游及其支流地区,或者沅江中上游及其支流地区船只要去下游洞庭湖区域,壶头山下的清浪滩便是上下船只绕不过的必经之滩,而地处沅江中游的沅陵城江两岸的天然港湾便自然成了上下过往船只和上游地区放木排人的歇脚地、物资集散地。沅陵城分北岸与南岸,江南岸岸坡似锅底般陡峭,在燕子滩下老鸦溪港湾和凤鸣塔边“咪子山”下的东城湾港湾便是上游“棑古佬”的木棑集中地,粮食仓库下的官码头一带河岸,是船只停靠良港;江北岸岸坡地势平坦,从酉水与沅江交汇的溪子口至下游东关,形成了向南岸凸出的半弧形江岸线,也是上下游船只停靠歇息港口,经上千年自然演变,自上而下依次形成了溪子口、团码头、通河桥、上南门、中南门、下南门、文昌门、东关码头,而运输船只也形成了沅陵船和沅陵上游的辰溪、溆浦、麻阳、黔阳、洪江及贵州等地区的大河船以及古丈、永顺、龙山、保靖、花垣、秀山等地区的北河船。沅陵船只多以中南门、下南门、上南门为主停靠港,大河上游船只喜停江南岸的官码头,而北河船只多是以通河桥、团码头为停船主港。
       我对壶头山和清浪滩的初始了解就是来自于船古佬,而对壶头山兴趣的产生,则是一次特殊的“旅行“。        记忆里,幼童时常随大人们戏水大河,少年时便横游沅江,经常把停靠岸边的大河船、北河船当成玩耍的场所,船古佬撑船的故事也就略有所知了。这完全得益于祖上在老鸦溪、通河桥摆渡谋生的先天条件。父亲是老船工,年轻时就行船大河、北河,下游的桃源、常德,上游的北河秀山、大河黔城,都留下了他艰辛足迹。而父亲最喜欢的是给上游去下游常德的船只“送短”,上游的船古佬不熟悉沅陵水性和变化莫测的水路,在撑船过九矶滩、横石滩、清浪滩时,容易触礁,轻者漏水,货物受损,重者船翻人亡。所以,从上游去下游常德不熟悉沅陵水路的船老大,船到沅陵城都会“湾船”,船老板会高薪聘请沅陵当地熟悉沅陵水路的舵手当临时船老大,把要去下游常德的船送过九矶、横石和清浪滩。记得还是三尺童蒙的我,就被父亲从通河桥带上北河船送短到柳林汊,着实体验了一把船古佬撑船“镖滩”过九矶、绕横石,闯清浪滩行船历险经历。按照父亲的说法:叫体验生活,培养胆子。正因为这次“送短”体验,让我感受到行船的艰难和体验了壶头山下清浪滩的险,还听船古佬讲述壶头山乌鸦的神奇故事,使我对壶头山产生了浓厚兴趣,萌生了探究沅陵悠久历史的愿望。
        沅江流淌在雪峰山、武陵山之间,高耸入云的峰峦下,多是悬崖绝壁,也使得沅江水系多密布暗礁险滩,湍急的水流涛声阵阵、浪花朵朵,仿佛是万里雪飘。千百年来,船夫们用辛酸苦辣的汗水,谱写出一曲同力协契的船夫号子;那激流中依然泰然自若的艄公,是力与智慧的结晶;那手握竹篙矗立于船头的拦头工在礁石上撑出的篙眼,记载着历经沧桑的沅江故事;那背水牵船的纤夫们,却用那坚实的脚步,踏出了悠悠岁月。        经历史演绎,沅江水系催生出两大不同特色的行船派系文化,即大河船文化、北河船文化。大河船与北河船行船有共同之处,各自又有不同特点,而沅陵城是出入五溪必经之地,也是天然良港,壶头山下的清浪滩是绕不过的险滩。故而,大河船、北河船出入五溪时,沅陵城河岸便是他们歇息、补给的停靠港湾;而大河船、北河船出五溪过清浪滩时烧香纸祭祀神灵、向空中洒水饭敬壶头山上下来的神鸦,祈求护佑平安和上行船从下游常德出发时的“开头”牙祭、上清浪滩后的“腰杠”牙祭、船到沅陵城后的“湾船”牙祭,便是他们的共同风俗。在滚滚沅江急流中,人们要辨别大河船和北河船,就是从他们固有的个性撑船习俗特点来识别,凡船在上滩时拉纤的纤夫们肩背猪尾巴丝缆子搭肩、拉纤时走着甩手步,静水行船时摇着橹喊着摇橹号子,那便是大河船。而北河船上滩时纤夫们肩背撇棍丝缆子搭肩,拉纤时纤夫们脚走鹭鸶伸腿步,远远看去,整齐划一,特别优美;而静水行船时他们划着浆、喊着三十二块骨牌号子,配合着脚踏击船板发出的“嘭嘭”声,响彻河谷。
           然而,沅江水系五溪独有的行船风俗在柴油机船的轰鸣声和沅水整治的炮声里戛然而止。新中国诞生后,1953年沅陵成立了运输协会,1956年沅陵运输合作社成立,1958年的大跃进使运输社有了柴油机船,新生人民政府对沅江开展了炸礁平滩整治,狂野的清浪滩也变得温顺,而壶头山上下来的神鸦也开始了自食其力,不再去向过往船只索要水饭。        当父亲带着我为北河船“送短”经过清浪滩时,滩水依然湍急,但行船的主航道已无暗礁;河滩上虽然还有从壶头山上飞下来的乌鸦觅食,可再无神秘色彩了,下行的船只也不烧香纸祈求神鸦保佑了。然而,船夫们叙说的壶头山神鸦护船故事却深深刻在我心中,使我萌生了要上壶头山一探神鸦究竟的冲动。而在现实生活中又有许多无奈,不是我所盼望的那么简单,只能在时光中等待时机。
01:54
00:26(九十岁的父亲,谈起年轻时撑船放棑的故事便精神矍铄)
         光阴似箭,二十年时间一晃而过。1982年初,是我调入沅陵公安局工作的第三个年头,临近年三十,壶头山下八方大队发生一起刑事案件,我便主动请战,整个春节都辗转于壶头山下,与大队治保主任“岩宝”结下深厚情义,我与之同年,便互为兄弟。利用破案间隙,我带着“岩宝”送的一坛上好米酒,经汤家丘来到壶头山下,要上山去寻觅船古佬故事里的神鸦。
  此时正值深冬,上山的弯曲小道覆盖着厚厚白雪,两侧高大的树木枝头也顶着髻髻白花,当艰难爬到山顶后,见到的更是满山银装素裹,树林里云雾缥缈,高大的松树冠上还有乌鸦的巢穴,可是很难寻找到那在清浪滩抢夺水饭的神鸦踪影了。我寻找到一棵双身大树作标记,将那坛四斤上好米酒深深埋藏于树下,待将来我有爱妻后,约其登壶头,开坛闻酒香,共酌陈酿老酒,向船古佬那样与她讲述壶头山神鸦的故事……。
  山下沅江笼罩着一层轻纱,影影绰绰,朦朦胧胧;清浪滩北岸吊脚楼在飘渺的烟雾中忽远忽近,若隐若现;江水中上滩的船只若即若离,柴油机发出的轰鸣声响彻河谷。而此刻的清浪滩已无神鸦鸣叫,也无纤夫的号子歌声了。我疑惑,难道这就是《水经.沅水注》所载的“夷山东接壶头山,山高一百里,广圆三百里。山下水际,有新息侯马援征武溪蛮停军处,壶头径曲多险,其中纡折千滩。援就壶头,希效早成,道遇瘴毒,终没于此”的名山。            时光荏苒,三十年弹指一挥间。2012年受结拜同龄兄弟“岩宝”邀请,借“五.一”假期,我携妻从怀化市区来到壶头山下,寻找当年的记忆。当我再次登壶头山时,壶头山已经面目全非,上山的路变得宽阔,人工林满布山坡,老鸦巢穴随着遮天蔽日森林的消失已无踪影,灌木丛趁机占领了山头。而我“开坛闻酒香,共酌陈酿老酒”的愿望也成了泡影。壶头山下已是一片湖光山色,五溪清浪滩早已被五溪湖取代,清浪江边吊脚楼已沉入湖底,鳞次栉比的砖石瓦房密布集镇。
         我站在壶头山顶,眺望远方。五溪湖碧波荡漾,两岸青山托举起悬浮着几朵白云的蔚蓝天空,好似一幅美妙绝伦的彩色画圈。远处,一首快艇从下游疾驰飞来,像是一只迎风展翅的天鹅,平稳地在湖面上滑行,在碧绿的水面画出一道长长的白色浪花。随着那朵朵浪花起舞,把我的思绪带入了历史的天空,在我脑海里似乎是浮现出公元前296年时期的清浪滩,滚滚急流里有一叶木舟艰难的上行着,遭第二次流放的楚国屈原大夫独立于船头,面对沅江急流,深深感叹“乘舲船余上沅兮,齐吴榜以击汰。船容与而不进兮,淹回水而疑滞。”道尽了波涛汹涌、滩险水急、暗礁密布的沅江行舟之险恶。
               
(怀化五溪广场屈原像)
       而壶头山名扬四海,皆因马援染疫疾病死在壶头山,“马革裹尸”的誓言成为忠贞不渝典范。《资治通鉴》载,东汉纪三十六年,汉光武帝建武二十三年(丁未,公元47年)冬季“武陵蛮精夫相单程等反,遣刘尚发兵万余人溯沅水入武谿击之。尚轻敌深入,蛮乘险邀之,尚一军悉没。”        建武二十四年(戊申,公元48年)“秋七月,武陵蛮寇临沅;遣谒者李嵩、中山太守马成讨之,不克。马援请行,帝愍其老,未许,援曰:‘臣尚能被甲上马。’帝令试之,援据鞍顾眄,以示可用,帝笑曰:‘矍铄哉是翁!’送遣援率中郎将马武、耿舒等将四万余人征五溪。”
        建武二十五年(己酉,公元49年)三月“马援军至临乡,击破蛮兵,斩获二千余人。”
        “及援讨武陵蛮,军次下隽,有两道可入,从壶头则路近而水崄,从充则涂夷而运运。耿舒欲从充道;援以为弃日费粮,不如进壶头,扼其喉咽,充贼自破;以事上之,帝从援策。进营壶头,贼乘高守隘,水疾,船不得上;会暑甚,士卒多疫死,援亦中病,乃穿岸为室以避炎气。贼每升险鼓噪,援辄曳足以观之,左右哀其壮意,莫不为之流涕。”
     “帝乃使梁松乘驿责问援,因代监军”。“会援卒,松因是构陷援。帝大怒,追收援新息候印绶。”       “援妻孥惶惧,不敢以丧还旧茔,稿葬域西,宾客故人,莫敢吊会。”
        “谒者南阳宗均监援军,援即卒,军士疫死者太半,蛮迹饥困。均乃与诸将议曰:今道远士病,不可以战,欲权承制降之,何如?诸将皆伏地莫敢应。均曰:‘夫忠臣出竟,有可以安国家,专之可也。’乃矫制调伏波司马吕种守沅陵长,命种奉诏书入虏营,告以恩信,因勒兵随其后,蛮夷震怖,冬十月,共斩其大帅而降,于是均入贼营,散其众,遣归本郡,为置长吏而还,群蛮遂平。”
       这是《资治通鉴》记载的发生于东汉光武帝建武二十三年至二十五年(公元47年至49年)间,朝廷发兵征五溪相单程等起义农民军,伏波将军马援兵困殒命沅陵清浪滩壶头山的一段历史。
       汉代时候,朝廷为统治南蛮武陵地区而设置了武陵郡,辖区地域从沅水中游至上游江水源头无人区,包括今天的湖南省湘西地区和常德大部分县区,以及湖北省、贵州省、重庆市和广西壮族自治区接壤境内,当时被称为“武陵蛮”。
     西汉时,这里每户人家每年都要向朝廷进贡一匹自己编织的麻布来充当赋税,称为“賨布”。东汉政权建立之初,征战不断,国库空虚,朝廷加重武陵地区少数民族的负担,增加租赋,征用徭役,推行民族压迫政策。这时,五溪民众便推举相单程来做“精夫”(即首领),相单程便与他手下的人组织起来纷纷反抗。
       建武二十三年(公元47年),相单程率领壮勇数万人于武陵郡沅陵起事,夺关据县,惩治贪官污吏,开仓济贫。镡城(今芷江、黔阳、洪江、靖州、会同、通道及广西、贵州境内交界一带),迁陵(治在今保靖县龙溪乡四方城,含今保靖县、松桃苗族自治县和秀山土家族苗族自治县、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各一部分。)、沅陵(今泸溪县、吉首、花垣县一带)、辰阳(治在今辰溪县,含今辰溪县、麻阳县、凤凰县、鹤城区、中方县、麻阳苗族自治县及贵州省铜仁市、江口县、石阡县。)、酉阳(治在今永顺县王村镇。东汉酉阳县含今永顺县、古丈县、龙山县及秀山土家族苗族自治县、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一部分和彭水苗族土家族自治县及贵州省德江县、思南县、印江土家族苗族自治县、沿河土家族自治县、务川仡佬族苗族自治县各一部分。)、充县(含今永定区、武陵源区、桑植县、慈利县西北部、鹤峰县南部、来凤县、宣恩县东门关以南)诸县人民闻风响应。光武帝派武威将军刘尚,领兵万余,耀武扬威乘船溯沅江而上,镇压义军。
       相单程的义军诱敌深入,与官军稍一接触就逃跑了。刘尚便以为“蛮民”无能,长驱深入、乘胜追击。谁知越走越险,越险越艰,满眼是深山穷箐,愁雾浓烟。待其明白过来,已成翁中之鳖,全军覆没,刘尚也一命呜呼。
       建武二十四年七月,相单程攻下临沅(今常德市附近),朝廷再派谒者李嵩和中山太守马成率军前往,又连吃败仗,不能攻克。光武帝大惊,伏波将军马援主动请缨。光武帝考虑马援年纪大了,不肯应允。马援直接见光武帝,说:我还能够身穿盔甲,上马驰骋。光武帝笑道:‘好一位精神矍铄的老翁啊!’ 于是派六十二岁的马援带领中郎将马武、耿舒等率四万余众进军五溪。
        建武二十五年,马援军至临乡,相单程趁马援行军日久,人困马乏之机,进行夜袭,不曾想反倒中了马援的计,陷入重围,被杀2000多人。相单程被迫退守沅陵沅江险滩。
        到后来,马援征讨武陵义兵,大军到达下隽。有两条道路可入蛮界,一从壶头,这条路近而水势深;一从充县(今张家界一带),这条路是坦途,但运输线太长。耿舒主张走充县,马援却认为那样会消耗时日和军粮,不如进军壶头,扼住蛮人咽喉,则充县之敌将不攻自破。两种意见上报朝廷,光武帝批准了马援战略方案。于是汉兵进军壶头山,义兵登高,把守险要,水流湍急,汉军舰船不能上行,适逢酷署,很多士兵患瘟疫而死,马援也被传染了,于是在河岸凿窟栖身以避暑热,每当义兵爬到高处擂鼓呐喊,马援便蹒跚跛行着察看敌情,左右随从无不为他的壮志所感而哀痛流泪。
        光武帝派梁松乘驿车前去责问马援。正当此时,马援去逝。梁松与马援有矛盾,于是乘机陷害马援。光武帝大怒,下令收回马援的新息候印信。            马援的妻子儿女又慌又怕,不敢将马援的棺柩运回祖坟,夜里便草草葬在京城西郊。他门下的宾客旧友,没有人敢来祭吊(汉明帝三年<公元60年>,马援女儿被明帝立为皇后,再派人去京西郊寻找马援尸骨无果。)。
                 
(怀化五溪广场马援像)
       谒者,南阳人宗均任马援大军监军。马援去逝后,官兵因瘟疫而死的已经过半数,相单程的军队也饥困交迫,于是宗均同将领们商议道:“我们如今道路遥远,军队染疾,不可以再作战了,我打算权且代表皇上发布命令招降敌人,怎么样?”将领们都伏在地上不敢作声。宗均又说:“忠臣远在境外,若有保护国家安全之策,可以专断专行。”于是假传诏旨,调伏波司马吕种代理沅陵县长,命他带着诏书进入敌营,宣告朝廷的恩德和信义,而自己率军尾随其后,相单程军十分震恐,冬季十月,他们一道杀死首领相单程投降。于是宗均进入蛮军大营,遣散兵众,命他们各回本郡,又委任了地方官吏,然后班师。武陵蛮人起义被平定。
        此后,距沅陵城一百多里水路江滩南岸边的这座名叫壶头的山,便因对东汉朝廷忠贞不渝的伏波将军马援疫死于这个地方而出名,成为千古名山。
                  (怀化五溪广场相单程像)
       西斜的阳光洒在五溪湖上,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粼粼波光,随着那划过壶头山下湖面的快艇消失在波光里,又把我的思绪带到酉水岸畔的二酉圣山上。“学富五车,书通二酉”,因为二酉藏书的缘故,使不高的二酉山很有名气。所谓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不高的二酉山,因为峭壁悬崖,群峰面照,重山嵯峨的缘故,使她显得特别雄伟。而在二酉山的悬崖绝壁上,人们发现一排有规律排列的类似木桩化石,又为这座文化圣山增添了些许神秘色彩。这些镶嵌于悬崖石壁里的类似木桩化石又是如何形成的?或许是大自然变化自然形成,也或许是上古时期居住于酉水水域的先民们修建的栈道木桩遗留物,或者是他们依石壁而建的房屋留下的木桩遗留物。这一切都只是猜测,还有待于文物考古专家去揭开隐藏在二酉山悬崖石壁上的秘密。而我更相信石壁上这些古怪的类似于木桩化石石眼,它就是相传于上古黄帝在此山藏书时,武陵人善卷避舜帝禅让隐于此山守护黄帝藏书生活时遗留的木桩化石。
(二酉山石壁上类似木桩化石,代云宝提供)
        悠悠沅陵,从汉高祖五年(公元前202年)始置沅陵县,属武陵郡,至今已有2200多年历史,历为郡、州、路、府、道治所。人们称之为“沅陵”的“沅”者,即水也;“陵”者,即丘也。人们认为刘邦置县取名“沅陵”,皆因此地万山叠耸,千水交合,故名为“沅陵”。      直到本世纪初,沅陵太常乡窑头一村民在沅江急拐湾处的窑头磨盘山放牛时,在山顶杂草丛中无意间挑开一干草堆,发现一深不见底的黑洞。对于磨盘山顶突然间冒出的黑洞,感到十分好奇,便在村里传开来。文物部门获知后,着实吓出一身冷汗。因为2000年5月,中国科学院长沙大地构造研究所和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的专家,采用地质雷达等多种国际先进的科技考古手段,对墓盘山 40多座大小山头进行了勘测,发现每个山头均为古墓,规模大致在40*40米,20*15米左右,大部分规模超过了长沙马王堆汉墓及1999年发掘的沅陵虎溪山一号汉墓 。若墓地文物被盗,那便是惊天大案,即向公安局报案,经文物部门实地勘探,盗墓贼盗洞打错了方向,古墓毫发无损。而磨盘山有古墓群的消息在民间传开,世世代代居住在窑头的村民震惊了!沅陵人民震惊了!人们似乎是才明白,2200多年前,刘邦置县取名“沅陵”,非山陵,皆因沅江边的磨盘山有大陵墓群而取其名。
        磨盘山古墓群惊天大发现,使沅陵悠久历史又添上一层神秘面纱。这些古墓是属于那朝那代?墓主人又都是谁?
   从西南奔腾而来沅江,在磨盘山突然绕了个“U”形的弯,形成了一个如纺锤的半岛,窑头就座落在半岛中间,磨盘山在半岛西面,阻挡着汹涌而来的沅江水,使狂野的沅江变得温顺。站在磨盘山头,放眼四望,远处的座座青山,宛如半岛的天然城墙,护卫着半岛;而回旋在半岛前的一片淼淼水域,自然形成了天然屏障和港湾码头。这一切都到达了天人合一的至诚境界。
         历史上窑头村是黔中郡郡址所在。《史记正义》里的《苏秦传》载:“楚黔中郡,其故城在辰州西二十里,皆盘瓠之后也”。楚国(公元前1115年-公元前223年)周朝时期华夏族建立的诸侯国。楚宣王、楚威王时期,疆土西起大巴山、巫山、武陵山,东至大海,南起南岭,北至今河南中部、安徽和江苏北部、陕西东南部、山东西南部,幅员广阔。楚国至此进入了最鼎盛的“宣威盛世”时期。
         楚威王时期(楚宣王之子熊商,公元前340年_前329年),黔中郡因黔山得名,辖有今湖南西部、贵州东北部。楚威王在位仅11年,至秦始皇24年(公元前223年)秦将王剪、蒙武俘获楚国国君芈负刍而楚国灭亡止,时间也只不过百余年。显然,磨盘山40多座古墓不可能为楚国黔中郡时期所留。
            在中国古代,“陵”,为“帝王的坟墓”专用,有升天通道的意思。战国中期以后,帝王的坟墓开始称之为“陵” 。也许磨盘山古墓与盘瓠有关联,据北魏郦道元《水经注.沅水》载:“盘瓠死,因自相夫妻,织绩木皮,染以草实,好五色衣,裁制皆有尾。其母白帝,赐以名山,其后滋蔓,车曰蛮夷。武陵郡夷即盘瓠之种落也。”由此可见,磨盘山古墓群应为楚黔中郡之前盘瓠后人蛮夷王族墓地,沅陵因沅水河畔的磨盘山葬有蛮夷王族墓而得名,似乎也就顺理成章了。
          而“沅”,则特指沅江。据《尚书·日记》载:“楚中九江,五曰沅江,出沅州西蛮界”。《水经》沅水出牂牁且兰县,为旁沟水,又东至镡成县为沅。
          可是,一次考古发掘,让人们不得不重新考虑对“沅”字来源的解释。
          2003年10月,考古人员在沅陵太常乡窑头发掘一座古墓,发现了一枚战国之前的“元陵”官印。
     可以肯定的是“沅陵”,古人则叫“元陵”。
          “元”字始见于商代甲骨文及商代金文,其古字形像头部突出的侧立的人形,本义即人头。头位居人体最高处,而且功能非常重要,因此引申表示首要的、第一的。“陵”则是君王之墓。
     如此,随“元陵”官印的出土,人们对“沅”字的溯源又多了条思路。几乎可以断定,“沅陵”源自“元陵”,“元陵”即君王首座墓穴,因陵墓位处窑头磨盘山江边,古人便把流经元陵旁边的那条江称之为“沅江”了。所以,“沅江”便是傍“元陵”而得其名,“沅”字自然是依其江流经磨盘山“元陵”而获其字。至汉高祖刘邦五年(公元前202年)在武陵郡置县时,便赐名为“沅陵”。
         “元陵”其意即首陵,也就是第一陵”,而今的沅江、沅陵皆傍“元陵”而得名。那么,在磨盘山的陵墓里和已沉入五溪湖的“元陵”古城究竟隐藏着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期待不远的将来人们去揭开神秘沅陵的历史面纱。但是,可以肯定沅陵无疑就是中华古人类发祥地之一。
         夕阳西下,我站在壶头山上,远眺着被晚霞映红的五溪高山平湖。酉水、酉溪交汇的二酉山上,那状如书页起伏的山梁和镶嵌于悬崖峭壁里的木桩化石,把先秦古籍和似上古卷轴以无语的形态,溶入进前来瞻仰的人们心灵深处,人们自然就会见多识广,才贯二酉,学富五车了。
         当霞光洒满“元陵”古城遗址上的磨盘山时,仿佛是一组如诗似画、如梦似幻的历史诗歌画圈,在人们心中挥之不去;而当雾霭缠绕在磨盘山时,那时隐时现的古陵墓,又宛若仙界珠冠冕旒,无不显露出君王的霸气。
(粟登祥摄)
        壶头山下,红霞照耀在五溪湖湛绿的湖面上,与波浪相激相荡,散为层层金光,变幻成一幅色彩斑斓历史画面,闪闪烁烁的映进我眼底。
念奴娇.沅陵文/武陵轻风
        盘瓠故地,见峰峦千里,山有遗迹。二酉壶头清浪水,黔地武陵波碧。凤舞辰州,龙吟江咏,夷狄君王国。江山如画,古今之事历历。
一坝横断江河,碧波荡漾,千滩成幽客。高峡平湖烟岛忥,水霭连天昏夕。两岸青山,重岩叠嶂,突兀如鸿翼。五溪仙境,波涛声似龙笛。
                               写于2012年05月02日         2020年05月05日修改
       注解:湾船:湘西土话,即靠岸停船。镖滩:沅陵土话,即驾船从上游往下游     急速驶过险滩。开头:沅陵土话,即开船离开港口码头。腰杠:湘西土话,即船行至约一半路程时,靠岸停船休息。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

帖子

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0
2020-5-8 06:20:11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一段难以忘怀的历史故甫,引经据典,图文并茂。读后获益匪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