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陶渊明梦中的桃花源——沅陵陶溪

4
回复
638
查看
[复制链接]

95

主题

103

帖子

684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684
2020-4-28 17:40:12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陶渊明梦中的桃花源——沅陵陶溪
张自力 刘昌林
      沿沅陵县城酉溪口上行2华里,有一条两个溪口注入酉溪的小溪叫桃溪。小溪出口有围成半月形溪河滩地叫桃溪坪。古时,溪坪靠山处载种10余亩桃林,于是,后来慢慢得名桃溪、桃溪坪等系列地名。桃花岭前桃花岩与罗山之间有一条狭窄山间开口,桃溪由此北到白岩界。溪中土地开阔,有四个自然村。民国《沅陵县志》载“溪长凡20里”。《沅陵县地名录》载“以溪旁多桃树得名。”
      《二酉四方溪明代凌氏家谱》载,永乐年间,楠木将军胡世锦因丢失“神木”被责罚偿银十万两,罚没黄草尾至陶溪一线田地山场折银为7万两,该支胡姓被迫改凌姓逃亡到二酉四方溪。这证实桃溪原叫陶溪,因陶姓居住而得名。据悉,至上世纪末,陶溪一直有陶姓人居住。
桃溪即陶溪
      陶溪坪(即今桃溪坪)是溪口一块长2公里,宽1公里的坪地,东头俗称白田头(原为白田集镇)。溪坪上解放初期复垦成田地约500亩。这里有古驿道过境,从辰州经“二酉”直达古酉阳和巴蜀地,司马错拔黔中也从这里过境。陶溪注入酉水有两条溪口各建有石拱桥:一个单拱,一个三孔叫三眼桥。坪中还有一座古色古香的石牌坊。陶溪坪之上依次有落仙处、小石门、大石门、石牌楼、八蛮峒口、二酉山、乌宿等地。溪东边桃花岭下是一片丹霞石断崖,沿桃花岩直到得月崖下的会仙桥。西边是罗山陡坡,直到落仙处,间有丹霞断崖。五强溪电站建成后,库区淹没了陶溪坪,村民随集镇迁到桃花岭东坡,成为县城桃花岭社区。
白田村及之上的陶溪和陶溪坪
   因痴迷于《桃花源记·并诗》,再次参加县地名志调查时,我们佇立县城桃花岭得月崖,面对湖水淹没的陶溪口及陶溪坪,不禁思绪如潮。这里曾是古辰州外八景的聚集地,有酉水拖蓝、白田映雪、仙女梳头、砂井流丹;上游有“二酉藏书洞”;远眺有“洪山叠翠”,沅江下行5里有“黄草发芽”等等,也是刘禹锡、王阳明、查慎行等人过辰州的赏玩之地。而昔日夹岸桃花的陶溪及陶溪坪,正是田园阡陌的桃花源之地。
通过与全国30多处桃花源比较后发现,它们出现的时间都在北宋以后,与东晋时陶渊明梦景中的桃花源相隔了近千年,物景和人文更是难以合拍。
时到如今,我们依然可以遁着武陵渔人的足迹,在陶溪之地寻觅到陶渊明梦中的桃花源踪迹。
一、寻武陵渔人家
      《桃花源记》的主人翁是武陵渔人。
      武陵郡地原为秦黔中郡。这里的古黔中是湖南省最早的政治、军事、文化中心,也是湖南境内最早的省城。汉代,因当地人尚武才叫武陵郡。考古证实,黔中郡郡城遗址在月亮山下的窑头(今黔中郡村)。《史记·秦本纪》载:“秦昭襄王二十七年(前280)司马错发垅西,因蜀攻楚黔中,拔之”。“三十年(前277),蜀守(张)若伐楚,取巫郡及江南为黔中郡”。《元和郡县志·江南道十八》称:“秦黔中郡故地在辰州沅陵西二十里”。窑头故城的北边有一个源于《诗经》的青溪叫春伊溪,后成为黔中郡的北护城河。传说盘瓠被杀后在此修建祭祀的盘瓠庵。因是盘瓠盘瓠死后穿衣入殓的地方,又名穿衣溪。划龙舟祭祀盘瓠的起始地也源于这里。
   穿衣溪汇入沅江的溪口是沅江中大洲。大洲在黔中郡城下,长约1公里,宽约200米。洲头村民原居大洲之头而得名,一般靠给官府行船过渡和操持鱼凫为生。大洲因汛期洪水立足困难,于是迁徙河对岸山坡重建渔村但仍叫洲头村。
      黔中郡城周边分布着四个著名的古村落。他们是:制陶、铸器的窑头,养马的牧马岭,修造船只的验匠湾,行船打鱼为业的洲头。
窑头(黔中郡)大洲和洲头村
   《华阳国志》载:“司马错拔黔中时,率巴、蜀众十万,大舶船万艘,米六百万斛,浮江伐楚。”《水经注》有“秦昭襄王二十七年(前280 ) ,派司马错率陇、蜀军队攻楚”的记载。队伍越过乌江与酉水分水岭后,开拔进入黔中,后安置留居人员拱卫郡城,分别形成窑头、牧马岭、验匠湾、洲头等地名。
     《桃花源记》中的行船仙遇的渔户,应居住距山、距郡城不远的河边。据历史记载和地理环境考证,我们只能在附近亦山亦水的古渔村中寻找。清查慎行《舟发沙湾》有“城连盘瓠形尤壮,洲过鸬鹚恕未平”,这佐证洲头村地理位置和鸬鹚捕鱼的场景。渔人因居住郡城旁或买卖渔产品大多都认识郡守,仙遇后便去直接向郡守反映。因此,亦山亦水的那个古渔村就是洲头村。
      库区移民前,大洲之上是鲤鱼潭,鲤鱼潭南岸的蓝溪溪口是春季鲤鱼产籽的地方。洲头渔户在春季渔汛时,往往用捆上柳树根的楠竹扎排,然后捞取鲤鱼卵,孵出鱼苗后贩往各地。古时,因稻田养鱼产业成就了洲头一带为县内的鱼米之乡。
二、从洲头出发
   窑头是濮族最后的政治中心,也是先秦时期江南秦地的政治、军事中心。“窑头古城”,“司马错城”是这座政治中心最早的名字。这里是洲头“武陵渔人”赖以生存的渔猎场地。《水经注》载的雄溪、芜溪、辰溪、(沅)溪、酉溪等“五溪”中就在这里有(沅)溪、酉溪两条溪流。因此,先秦时期居住在沅麻盆地,溆浦盆地、渠旧盆地的人群东汉以后被称五溪蛮的溪族。后来,这群人被压缩到沅麻盆地中北部,变成今天依然存在的瓦乡人。史上记载的盘瓠庙、辛女庵大多分布在这一地区。有沅陵验匠湾的盘瓠庵,棋坪辛女山的辛女庵,麻阳和沪溪的盘瓠庵,辰溪船溪驿的辛女庵及沅陵小龙溪的相单程祠等。
   在古黔中附近有两个以桃花为地名的地方。一个是洲头上游不远的沅溪溪口的桃花岛。唐刘禹锡《登司马错兵城》有“楚塞郁重叠,蛮溪纷诘曲。留此数仞基,几人伤远目。”指的就是沅陵故县城傍的蓝溪口司马错兵城。2年后蜀守张若置黔中郡,司马错城改名为郡城,人们仍习惯称之为司马错城。桃花岛比较单调,距郡治太近,应该不是桃花源。但在洲头北岸下游10多华里的酉溪,有符合武陵渔人划船进入的场景。
洲头的武陵渔人是从郡城沿江而下划向陶溪的。
      陶溪坪南临酉口,东靠桃花岭,居“酉口之阳”。《清一统志》载:“故酉阳遗址在县西,已无志可考。”明万历《辰州府志》和民国19年县志均将酉阳城收于沅陵县古迹。北宋《太平御览》称梁湘东王萧绎到小酉寻访为“访酉阳”。可见,陶溪坪应是东吴时期的酉阳。蜀汉和东吴分汉酉阳时,蜀汉把酉阳县治设乌江龚滩,东吴太常卿潘浚把营地设酉水口岸边时,顺便把酉阳县治也从王村迁到了陶溪坪。明《辰州府志》主纂侯加地从辰州调岳州时,将自己的诗集取名叫《发酉阳》。陶溪坪距沅陵故城22华里,到辰州古城2华里,到小酉山(二酉)15华里。因位居酉口之北,又是码头舟楫之地,故成为东吴酉阳的临时治地。
      陶溪坪风景优美,有丹山断崖,有田园阡陌,有江水波光,特别是先人在溪坪栽种过10余亩的挑树林,沿溪也有种桃树的习惯,因此,古时仕大夫、文人骚客过境多来此玩赏赋诗。有王守仁留下《闻扬名父将至留韵壁间》的“杖藜一过虎溪头”,有明朝状元罗伦游挑花岩留下的《桃花岩行》;有与《桃花源记》最贴切的明代孔彦的诗:“谁把夭桃绕谷栽,年年有意为春开,层崖日映霞成片,古洞云收锦作难。蟠曲宛如王母种,鲜妍浑似武陵隈。落英莫逐溪流去,恐惹渔人远入来。”
      陶溪坪是沅陵产桃之乡。《沅陵县林业志》载:“全县桃产量为425吨,产地在县城周围山村。”昔日陶溪坪的桃和黄草尾的米柑子远近闻名。故陶溪坪得名桃溪坪。因为地处酉水起点的通蜀之地,又有沅江之利,古代北贩朱砂、茶叶和集聚的木材山货,南贩巴地的食盐,逐渐成为富饶之地。这里有古时朝庭免田赋的“铁卷丹书”传说,印证了《后汉书·南蛮传》中:“田作贾贩,无关梁符传,租税之赋”之说。说明东汉前的黔中一带是农耕的乐土,又是陶氏祖先兴起之地,故有陶渊明《桃花源记》称的武陵渔人仙遇之地。
三、溪与峒
      溪峒是《桃花源记》中的关键地形,全文也由此而展开。
      东晋时代的武陵的溪,狭义是指黔中郡对岸的沅溪,广义则是指“五溪”。《水经注》称“夹溪悉蛮左”,唐刘禹锡在《登司马错兵城》中称为蛮溪。所谓之溪族,指的是秦代南迁居住五溪地域的蛮族族群,其中主要指居地的瓦乡人。他们尊盘瓠、辛女为祖先,讲秦时北方的古汉语,衣着短衣长裤,头戴头巾(男子前扎,女子后扎),有着“诸俗异华”的习俗。他们只知有秦,“不知有汉,无论魏晋”。东汉后因与朝廷激烈对抗被贬称为“五溪蛮”。他们过着半军事化生活,“恐病死不惧战死”,称邑长为“渠帅”。秦时,他们分布在五溪的沅麻盆地、溆浦盆地、渠旧盆地。今主要分布于沅麻盆地北部的沅陵、辰溪、溆浦、麻阳、泸溪等县交界之地。沅陵县瓦乡人居多,人口近40万。湘南部分地区亦有分布。唐太宗李世民体恤同为垅西人的五溪居民,视五溪为龙兴之地,置辰州、敕建龙兴讲寺,赐名天宁山、紫宸山等。“五溪蛮”之称才逐渐消失。
      “峒”出现多在宋以后,故《桃花源记》中无“峒”字,行文中“山中有开口,透出光亮”。后人误认为“山中开口”就是指洞。北宋以后众多的桃花源多设置为由洞而入,这与历史不符。其实,“峒”与“侗”同源。主要是指狭窄的山谷内或山顶上能供人居住的盆地或平地。入口称“峒口”,如小酉山前的“八蛮峒口”;沅陵筲箕湾的“十三峒”,花垣县的“十八峒”、“茶峒”,芷江的“十峒”,吉首的“苗峒”等等。宋以后,湘西改称为“九溪十八峒”。溪指溪族聚居地,峒指居住于峒内的山间坪地的族群。
   峒的产生,是因为沅麻盆地位于云贵高原向洞庭湖平原过渡地带,山相对高度高,溪水九曲连环,不到村寨前看不到村寨,呈现“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情景。因此,用洞替代山中开口,这是对《桃花源记》的误读。
四、盘瓠南迁与祭祀习俗
   黔中郡旧地的五溪,南朝前称为“秦地”。梁户曹参军刘峻《五溪行》有:“秦上山川险,黔中木石并”之句。五溪居民则被视为“秦人”,因他们从秦地迁于此地实边。《太平御览》称小酉藏书是“相传秦人于此而学,因留之”。因秦人藏书,故小酉山上石洞亦被称为“秦人洞”。粟姓是沅陵二酉乡大姓,光绪《湖南通志》载:“今沅陵栗姓系秦人”。而秦地与秦人是《桃花源记》中桃花源人“不知有汉,无论魏晋”的基本原因。
   黔中郡是秦统一中国前在江南唯一的郡地。因沅江峡谷闭锁偏僻,言语及服饰逐渐有别。故很长一段时间,人们习惯称此地为秦地。秦人是指随司马错拔黔中而来的垅西义渠兵和随后“实边”的秦人后代。《史记·秦本纪》、《华国志》、《水经注》等都记载垅蜀兵南征的史实。《后汉书·南蛮传》和《水经注·沅水》述说有盘瓠南迁的故事,指击杀吴将军、背负公主南迁的盘瓠是五溪溪族人的祖先。瓦乡人也流传着这些族群的记忆。认为其历史渊源于盘瓠南迁,扒龙舟祭盘瓠,祭日是大端午五月十五。
盘瓠
      义渠的军事将领称渠帅,盘瓠是义渠渠帅的号,五彩獒系义渠人勇武的标志。公元前280年,义渠公子率军队主力随司马错因蜀拔黔中,公子妃辛女随行。公元前272年,秦灭义渠,地划为垅西郡、北郡、上郡三郡。公子在义渠王被杀后于黔中称盘瓠王,旋被郡守捕杀。为安抚民众,在郡前设盘瓠庵,允许扒龙舟进行祭祀。故五溪有“别人扒船祭屈原,我扒龙船祭盘瓠”之说。这比赛龙舟祭屈原要早千年以上。盘瓠被大儿所杀的故事是黔中郡前鲤角潭故事的核心内容。“白天是狗,为儿子们赶猎,晚上是人,为公主陪伴,是三兄弟中的大儿所杀”,这是瓦乡人流传的民间故事。“三个儿子”与“六儿六女”是民间故事与《后汉书》所载盘瓠故事的最大区别。“三个儿子”传说是秦昭襄王和义渠王与芈月所生儿子的史实记忆,应该是真实的。而六儿六女自相夫妻很可能是混用夜郎传说对蛮族祖先的污蔑。
辛女之父帝喾
      盘瓠之名,最早于高辛帝时代,最近在秦昭襄王二十七年(前280)。盘瓠不是一个具体的人,而是五彩獒。义渠图腾称“兹白”,指的就是高大的白色的猛犬。《逸周书·王会》载“兹白者,若白马,锯牙、食虎豹”。民国十九年《沅陵县志·盘瓠辩》载:盘瓠后人“以白犬为龙耳”。这说明滋白是高贵的王族标志。瓦乡人服饰上的五彩绣箍和五彩吊穗,也源于古代标志性的军服。
万吉学摄于棋坪辛女崖的汉隶书“辛女岩”字迹
      盘瓠传说与义渠的祭器有关。义渠的祭器是盘状鼎。义渠渠帅很可能按照祭器的族徽形状,取盘瓠为渠帅的名号。因此,搜神记说盘瓠源于“瓠篱上覆于盘。”因义渠王留在垅西,来黔中的渠帅盘瓠应是王室的公子,后称为盘瓠王,辛女为王妃。辛是古贵妇人的称谓。如商王武丁的妃子妇好称为妣辛。长沙国丞相利苍的妻子叫辛追。
万吉学摄于棋坪辛女崖石壁上题刻的《辰阳名山》诗
      垅西秦军南迁后,为限制其军事能力实行化军为民政策,同时,给予很多优惠政策。《后汉书·南蛮传》称:“以先父之功,母帝之女,田作贾贩,无关梁符传,租税之赋。”《水经注·沅水》中亦记载“赐与名”,名山即茶山。《水经注》中的茗山即今沅陵、溆浦交界地的圣人山。五溪地区产茶历史悠久,仅次于汉中与蜀地,故《茶经》中无射山亦是乡话枯蔎山音译。枯蔎即古汉语茶叶。《后汉书》也载:“其母后归,以状白……帝顺其意赐以名山广泽,其后滋蔓。”西汉时不征田赋,只征丁税,“岁令大人输布一匹,小口二丈,是谓賨布”。从秦昭襄王二十七年(前280)到东汉建武元年(25)300余年里,武陵五溪没有战争,也没有田赋,又拥有沅江水道,又拥有酉水古道可以武装经营巴盐、朱砂、茶叶等,成为上古时代人们衣食无忧的安裕之地。陶溪坪因地利之便更是如此。于是,陶渊明梦中的家族记忆桃花源就跃然纸上。当然,其中也包括“不知有汉,无论魏晋”了。
五、漂泊的
      溪族,是一个古老的民族称谓。目前,仍为中国未识别的55个族群之首。他们的语言异于湘话、西南官话、苗语、土家语、侗语,是一种上古时代的汉语方言。他们是中国唯一一个以獒(狗)为图腾的族群。衣饰也异于湘西少数民族服装。民国《沅陵县志》称为宫装,与今天垅西陕北的服装相似,只是头上扎的不是白羊肚巾,而是男女有别,长幼有别的汗巾。他们中流传的辰河高腔是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源于垅西军中。明代经江西戈阳腔改造,戏曲由锁呐、打击乐和板胡伴奏,既有西北的高吭粗犷,又有江南的婉转。溪族就是今瓦乡人的先民。
      东晋南北朝时,溪族被称为秦人或五溪蛮。《后汉书》把他列为西南蛮夷之首,又注明“蛮夷有别”。其中原因是东汉五溪开征田赋虽优于洞庭湖地区,仍激起相单程率五溪反抗,攻郡占县,朝廷连损刘尚、马援两员开国大将,将武陵郡治从义陵迁往索县。加上正在兴盛的儒家鄙视秦及秦旧地的缘故,故贬称溪人为五溪蛮。
      陶渊明是漂泊于江左浔阳(今江西九江)的溪族。陶氏一世祖是东吴小史陶同,二世祖是杨武将军陶丹。三世是陶侃,陶渊明是陶侃的曾孙。《晋书陶侃传》称,陶侃最后的职务是大司马,长沙郡公,掌握东晋八州军事的护国重臣。《晋书·陶侃传》中称陶侃“望非世族,诸俗异华”。《世语新说·容止》载:贵族出身的大臣温峤在协助应对京城“石头之变”时到陶侃处搬救兵,说:“溪狗(指陶侃)我熟悉,卿但见之,必无忧也”。陶侃居功至伟,石头之变中力挽东晋朝廷不至顷覆。但仍被贵族出身的温峤背后骂为“溪”,指陶侃的祖先是狗。据此,建国初的史学家陈寅格在《金明馆丛稿初编》的“魏书司马睿传江东民族条释证及推论”一文中指出:“江左名人陶侃及陶渊明亦出于溪族,陶侃本出于渔之贱户”。虽是贱户,《桃花源记》仍以武陵渔人作仙遇的主人翁,这应该是源于对家族的记忆。
      溪族是怎么漂泊到江左浔阳的呢?湖南城步浔阳陶氏族谱称:陶同是一世祖、陶丹是二世祖,因“三国时就职于东吴而徒鄱阳,以功封柴桑(即浔阳,今九江)。”陶侃祖父、父亲本不是东吴人,因就职于东吴而带领族人从五溪远徒江西鄱阳,晋平吴后又被迫迁往浔阳。该族谱系桑植自浔阳回迁陶氏联合城步陶氏共同修纂的,这说明江西浔阳的陶氏和五溪故地陶氏共同认定他们是五溪迁徙出去的陶氏的后代。他们的祖先应该是沅酉之地的五溪瓦乡人。祖居地就在沅陵陶溪一带。至今可以看出,东吴太常卿潘浚督军征五溪后,沅酉邻近地域瓦乡人被迫退出,迁移至后山偏僻地区,导致如今的瓦乡人居住区域出现人为断裂。
陶侃画像
      其实,五溪陶氏远徒江西并非任职那么简单。陶侃逝于东晋咸和6年(332)秋,寿76岁。约生于公元256年。晋平吴时,陶丹已无军职(时吴军中的将军只有江东丹阳陶氏隐璜、陶浚两兄弟),携家迁到浔阳溪族聚居地不久,便抑愤而死。时陶侃尚年幼,《晋书·陶侃传》称“侃早孤贫”,侃随妾湛氏长大。《世说新语·贤媛》载“家酷贫”,年少时当过看守捕鱼工具的“渔梁史”,当过渔人。为接待重要的客人,靠湛氏“头发委地,下为二,卖得数斛米,斫诸屋柱,悉割半为薪”。被客人赞誉后,侃获推荐而逐渐发迹。陶丹有能力纳江东湛氏为妾,应该已岁壮年,逝于盛年时已年56岁。生育陶侃的35年前应是一位从军搏杀的青年。期间,五溪发生东吴太常卿潘浚督军征五溪的大事。1986年《沅陵县志·大事记》记载:吴黄龙三年(231)“太常潘承明(即潘浚)督军五万……军驻酉水口……历时4年,俘斩数万人”。潘浚主征酉水流域,目的是攻击夷陵之战时帮助蜀汉的五溪溪族,消除蜀汉东进的后患。潘浚是武陵郡治索县今汉寿人,熟悉五溪。酉水溪族主要是秦人后代,而黔中郡故治地以东以南主要是义渠垅西人的后代。潘浚利用相单程起义在溪族中留下裂痕争取了义渠垅西人进攻秦人,从而分裂五溪,分裂溪族。陶丹陶侃父子很可能在帐下运用同族同乡的身份,拉拢、打击了一批人。于是,陶丹受到重用并得以立下了军功“功封柴桑”。陶同极可能也在潘浚大帐对面的陶溪坪东吴酉阳县做小史,也就是“就职于东吴”。潘浚撤军后,陶同因陶丹立下军功,得罪酉水族人,便带领亲族迁往封赏地浔阳。陶丹前往鄱阳后,继续军中任职。晋平吴后,只得带着帐下族人将士回到浔阳,不久便抑愤而死。这应是浔阳陶氏漂沛江左的历史。按理说,陶溪坪应是陶氏祖先漂沛江左之始居地。陶渊明是以宗族记忆的陶溪坪为背景,以桃花为衬托,以仙遇的笔法写出《桃花源记并诗》的。因此,江西籍的史学大师陈寅格说:“陶渊明写《桃花源记》是溪族的记实文字”。同理,身为“五柳先生”著称的陶渊明具有“不为五斗米折腰”的风骨,不用江左常见的垂柳而选用桃花,用桃红代替柳绿,违背了自己的性格,却符合家乡记忆的常情。其寓意对应的应该是:桃即陶,桃溪即陶溪。
六、书通二酉
      浔阳陶氏的故土在五溪沅酉,五溪溪族的故土是秦地垅西。因此,杜甫在安史之乱漂泊流浪来到西南时诗云:“支离东北风尘际,漂泊西南天地间,三峡楼台淹日月,五溪衣服共云山”。这正是溪族漂泊的写照。文化是可以潜移默化传承的。陶渊明是源于五溪的第一位田园诗人,他和流放五溪的屈原一样具有高远博学的情怀。《桃花源记·并诗》就体现了这种手法和情怀。如“赢氏乱天纪,贤者避其世,黄绮之商山,伊人亦云逝。往迹浸复湮,来经遂荒废。”首之三句借用四皓隐居南山的典故比喻家族南迁,盘瓠、辛女、郑公、翟公都已逝去,来路已荒废,归路已断。接着“相命肆农耕”,直到“鸡犬互鸣吠”四句,说明垅西秦人到五溪后转变为农耕方式谋生。第八句“俎豆犹古法,衣裳无新制。”点明诗的主人仍然过盘瓠忌日、生日和辛女生日三大节,祭祀南迁的祖先盘瓠和辛女,身穿原来传统习惯的衣服。从“童孺纵行歌”到“于何劳智慧”五句,叙述了先民南迁后过上了无忧甜怡的新农耕生活。“奇隐已五百、一朝敞神界”,从秦昭襄王二十七年(前280)到东吴黄龙三年(232)已整整五百年了。最后表明,即使游方道家也难找到山重水复的桃花源,只有心灵契合的溪族兄弟才知道它的所在。
      五溪溪族以尚武善战闻名于中古时代,不负西汉为他们改的郡名——武陵。这是远古“令秦王习戎翟”的尚武血脉,这是沅水大峡谷十八险滩和峻峭的江边山地令东汉朝廷失色的血性,“畏病死不惧战死”令任何对手都不敢轻忽。从此史书将他们贬称为“五溪蛮”。其实,五溪之地也是中华文明的传承之地。如“价值连城”、“马革裹尸”、“壶头夜月”、“五溪衣服”、“西南锁匙”这些汉语成语均源自于五溪。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学富五车、书通二酉”。  
秦汉之间,五溪地区盛行隐学之风。虽落后于中原开馆教学,但在秦焚烧“六国史书”和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后,书桌上的书比中原要丰富的多。三国至魏晋长期战乱后,二酉及五溪的藏书为士大夫和山人所珍视,成为俏品。浔阳尚武的陶氏子弟中出了陶渊明这么一位“少怀高尚,愽学善文”的文学大家应非偶然。“陶氏有书”可学应是基本条件。如果浔阳陶氏的五溪故地就是陶溪坪,陶溪坪距小酉山藏书洞仅15华里,说不定陶氏之祖陶同能就职东吴是因他做过小酉山隐学之徒。从这个方面来说,《桃花源记·并诗》是“书通二酉”的。
   历史上对二酉之书是何时流出多有争议。其实这很容易确定,经历三国之乱,书才成为俏品。书流出的上限应在三国,南朝梁湘东王小酉山寻书未果应为下限。书流出时间应在三国魏文帝黄初元年(220)到梁文帝元年(550)之间的330年里。期间,应是以书籍或知识传播方式缓慢流出的,流出的应不止二酉藏书洞中的千册藏书,应该包括整个五溪之间的藏书。说不定萧绎二酉寻书也是受陶家有书的启发。为什么不去尧之帝师善卷隐学的小酉山找一找呢,更何况巡视领地也是嗜书如命的梁湘东王份内的事。
      陶溪坪亦是中古时代五溪的落仙之地。陶溪坪下有会仙桥,上有落仙处,这些都是古辰州有名的地名。还有善卷隐学,侉父逐日,张果炼丹,盘瓠沉江这些著名的神话故事,以至隋辰州太守黄元仙因不食唐食,选在陶溪坪旁的罗山隐居成仙。黄元仙夫妻二人与养母一家仙化之后,成了明清以后沅陵县城的保护神。黄元仙看上罗山是极具慧眼的。可以说,陶溪坪是魏晋时期神话故事的产地之一。《桃花源记》中武陵渔人的仙遇,应是陶渊明信手拈来,不属于原创,作品文风也属于“书通二酉”的传承。“书通二酉”影响《桃花源记·并诗》,陶渊明又影响了唐代诗人,中华文化在传承中不断创新发展,“书通二酉”可以作为一个例证。陶渊明不需要象萧绎那样费力地寻书,他只要认真读完陶氏徒迁浔阳随船带去的“二酉之书”。无疑,陶渊明也是幸运的。
   《桃花源记·并诗》象一支鸣响的辰河锁呐,陶渊明用它吹奏出农耕时代梦之畅想曲,时而粗犷高吭,时而低沉声咽,它打动了中国,回响了千年。可是,你是否听懂了其中讲述的溪族的历史呢?当然只有心之契合之人才能听懂。
五溪溪族早已淹没于厚重的历史之中。但在陶渊明、杜甫等人的诗中依然可以看到他们闪烁的记忆。对此,我们应该牢记,它是我们珍贵的历史文化资源。
附:《桃花源记·并诗》
·陶渊明
      晋太元中,武陵人捕鱼为业。缘溪行,忘路之远近。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渔人甚异之。复前行,欲穷其林。林尽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仿佛若有光。便舍船,从口入。
  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其中往来种作,男女衣著,悉如外人;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
  见渔人,乃大惊;问所从来。具答之。便要还家,设酒杀鸡作食。村中闻有此人,咸来问汛。自云先世避秦时乱,率妻子邑人来此绝境,不复出焉;遂与外人间隔。问今是何世,乃不知有汉,无论魏、晋。此人一一为具言所闻,皆叹惋。余人各复延至其家,皆出酒食。停数日,辞去。此中人语云:“不足为外人道也。”
  既出,得其船,便扶向路,处处志之。及郡下,诣太守说如此,太守即遗人随其往,寻向所志,遂迷,不复得路。
       南阳刘子骥,高尚士也,闻之,欣然规往。未果,寻病终。后遂无问津者。
嬴氏乱天纪,贤者避其世。
黄绮之商山,伊人亦云逝。
往迹浸复湮,来径遂芜废。
相命肆农耕,日入从所憩。
桑竹垂余荫,菽稷随时艺。
春蚕收长丝,秋熟靡王税。
荒路暧交通,鸡犬互鸣吠。
俎豆犹古法,衣裳无新制。
童孺纵行歌,斑白欢游诣。
草荣识节和,木衰知风厉。
虽无纪历志,四时自成岁。
怡然有余乐,于何劳智慧!
奇踪隐五百,一朝敞神界。
淳薄既异源,旋复还幽蔽。
借问游方士,焉测尘嚣外?
愿言蹑轻风,高举寻吾契。
【译文】
  东晋太元年间,有一个武陵人以捕鱼为业,一天他沿着溪流划船前行,竟然忘掉了路的远近。忽然遇到一片桃花林,夹着溪水两岸有数百步之长,其中没有其他树木,地上的芳草鲜嫩优美,遍地是掉落的桃花瓣;渔人觉得十分惊奇。又继续向前走,想走完这片桃花林。
  桃花林的尽头就是溪水的发源地,走到那里发现有一座山。山有一个小的狭口,狭口好像有亮光;渔人就离开小船从狭口进去。刚进去时狭口很窄,仅能容得一个人通过;又朝前走了几十步,突然开阔明亮起来。里面土地平坦开阔,房屋排列整齐,有肥沃的田地,美丽的池塘及桑树、翠竹一类东西;田间道路交错相通,彼此可以听到鸡鸣狗叫的声音。桃花源中的人往来、耕种、劳作,以及男女穿的衣服,都同外面的人一模一样;老老少少都很安适快乐。
  看到渔人以后,他们大为惊异;问他从什么地方来,渔人全都作了回答。他们就邀请渔人到家里去,备酒杀鸡热情款待。村民听说来了这样一个人,都来探问外界消息。他们说自己的祖先为了躲避秦时的战乱,带领妻子小孩和同乡人来到这个与外界隔绝的地方,从此以后不再出去;于是就跟外界隔绝了。又问渔人现在是什么朝代,他们竟不知道有汉朝,更不要说魏朝和晋朝了。渔人就详尽地讲了自己所知道的事情,他们都十分感叹。其他的人也都邀请渔人到自己家里,拿出酒食来款待。住了几天,渔人要告辞回去,桃花源中的人对他说:“这里的事不必对外人讲。”
  渔人出来以后,找到他的船,就沿着老路回去,一处处都做了标记。到了郡城,就去见太守说了自己进入桃花源的经过。太守立即派人跟随渔人前去,寻找先前所做的标记,结果竟然迷失方向没有能够找到原来的道路。
      南阳的刘子骥,是个高尚的隐士,听到这件事情,高兴地计划前去探访。但没有能够实现,不久就生病死了。以后就再也没有去寻找的人了。
    秦王暴政乱纲纪,贤士纷纷远躲避。
    四皓隐居在商山,有人隐匿来此地。
    往昔踪迹消失尽,来此路途已荒废。
    相唤共同致农耕,天黑还家自休息。
    桑竹茂盛遮浓荫,庄稼种植按节气。
    春蚕结茧取长丝,秋日丰收不纳税。
    荒草遮途阻交通,村中鸡犬互鸣吠。
    祭祀仍遵古礼法,衣裳没有新款式。
    儿童欢跳纵情歌,老者欣然自游憩。
    草木花开知春到,草衰木凋知寒至。
    虽无年历记时日,四季推移自成岁。
    欢快安逸乐无穷,哪还需要动智慧?
    奇踪隐蔽五百岁,一朝开放神奇界。
    浮薄淳朴不同源,转眼深藏无处觅。
    请问世间凡夫子,可知尘外此奇迹?
    我愿踏乘轻云去,高飞寻找我知己。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21

帖子

48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48
2020-5-1 16:19:36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娓娓道来,引人入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8

帖子

31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1
2020-5-1 16:31:39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文成都 发表于 2020-05-01 16:19
娓娓道来,引人入胜!!
这个版本是以前的,还有更新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2

主题

67

帖子

218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18
2020-5-4 22:04:48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林子 发表于 2020-05-01 16:31
这个版本是以前的,还有更新的。
还有名字弄错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2

主题

67

帖子

218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18
2020-5-17 07:28:17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终于修改了一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