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闲话泗濠溪寨

5
回复
1013
查看
[复制链接]

95

主题

103

帖子

684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684
2020-5-29 17:39:34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闲话泗濠溪寨
文成都
      泗濠溪寨是沅陵县原舒溪口乡(现已合并到盘古乡)三洲村的一个寨子,分为上、下两寨,有的地方也写作“思毫溪”或“司豪溪”,当地乡话叫“细里溪”。泗濠溪寨是因泗濠溪而得名,而泗濠溪,故名思义是由四条小溪流汇集而成,全长不过8公里,但它却是沅水的一级支流。泗濠溪寨在五强溪大坝蓄水发电之后,便被淹没了。      
      说到泗濠溪寨,得先说一说三洲村,三洲村位于沅陵县城上游23公里的沅水西岸,历史攸久,新石器时代这里就有古人类居住,考古学家曾在这里发现多处遗迹。
      三洲地名的由来是村外沅水江心中有三个洲,是由沅水千百年来冲积而成,分别为大洲、小洲、老鹰洲,沅水流到这一带,滩急浪高,人们视之为畏途,刚好其中两个洲隔一条水道毗邻,从中间将沅水一分为二,使西岸成为了一个天然的避风码头。
      一到春夏涨洪水的时候,河边码头停满了各种各样的客货船和木排,尤以洪江装桐油的船只和会同、靖州的木排最多。
      这三个洲在江心中顺着沅水成一字长蛇阵排列,中间都有水道相通,大洲地势最高,长达三千余米,从未被淹没过,是附近三、四个生产队的责任地。洲上土质肥沃,这里生长的西瓜既个大又脆甜,口感非常好,是其它地产西瓜无法比拟的,这就是著名的“三洲瓜”的由来。“三洲瓜”在沅陵、泸溪、辰溪一带的沅水流域名气很大,销路非常好。每到西瓜成熟的季节,装运西瓜的三洲船只一到沅陵县城码头,还没有上岸,就会被西瓜贩子一拥而上船,一抢而光,经常会看到三洲瓜农挑一担西瓜被人们东拉西扯,争抢不休。甚至有的瓜农还未进城,在路上就被抢购一空。多少年来我是非三洲的瓜不买也不吃。
      传说大洲上有两只金鸭子,一到涨洪水的季节,可以清楚地看到那两只金鸭子在洲头一带游来游去,这金鸭子是这三个沙洲的保护神,保护它们不被水淹没的。后来金鸭子被常德佬施用法术捉走之后,另外两个小洲就经常被洪水淹没。
      那被大小两个洲隔开的沅水西岸,如同一条内河与正河分成两半,鱼、虾、蟹、蚌、螺类资源十分丰富。这里的鱼既肥又漂亮,吃起来味道十分鲜美,那汤的美味就更不用提了。三洲一带河里鱼的好吃、新鲜,是出了名的,凡是吃过这里鱼的人们,永远都忘不了那个美味。
      有一年,不知是何方人士将八十瓶农药倾入到这内河当中,一时满河都是被药颠的鱼,人们足足捉捞了一个多月,几十斤重一条条的鲤鱼、草鱼,十几斤重的团鱼,一斤以上的鳜鱼和黄刺骨鱼,不知捞了多少,仿佛是取之不尽。
      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使得水运时代,濒临沅水的泗濠溪寨经济十分发达,民国时期,达到了鼎盛。
      泗濠溪寨,上溯到泸溪、辰溪、怀化、洪江,直到贵州境内;下延到沅陵、桃源、常德、汉寿,至洞庭湖,这里是必经之地,水运十分方便。这一带店铺林立,茶肆酒楼麟次栉比,船老板、私盐贩子、拉纤手、赌博佬及客栈、鸦片馆等应运而生。
    这一带一直流传着这样一首儿歌:“摇船摇橹,摇到常德府,买块水豆腐,你要煎,我要煮......”由此可见,这里去常德是寻常小事,交通之便利非同一
      这里开设了五天一圩场,每到赶场的日子,远近各地的客贩云集于此,南杂北货,琳琅满目,人来人往,熙熙攘攘,热闹一时。据《沅陵县志》记载:泗濠溪场为县内中等圩场,逢二、七为场,每场人数少则七八百,多则千人以上。   
      那时的三洲堡辖区包括今天的三洲村、红岩村、董家坪村和丑溪坡村,管辖范围广。我外公董树金曾任过这个堡的堡长,外公为人豪爽大方,仗义疏财,未曾作恶,更没有血债。解放后近乎赤贫,所以没划成地主,也没挨过批斗,因此活到九十多岁,得以善终。
      不知何时,上下寨子修建了十余座大窨子屋,其中以下寨杨沅沅(大名叫杨世元,坊间都叫他沅沅)的窨子屋最为宽大,房屋座北朝南,三重四进,有三个大天井,进宅大门是大条石围成,地上一概是青石板铺就而成,大门是由铁皮包就,上面布满了铜钉,门上两个硕大的铺首铜环狰狞威猛,使人望而生畏。宅子外面筑的是一道厚厚的风火墙,有近20米高。
      解放后杨沅沅被划成了大地主,他的宅子也被没收充公,大队学校曾设在这个宅子里第一个天井四周,除了教室、教师住宅、大队部外,里面还有四、五户人家居住。曾任过沅陵县丑溪口乡党委书记、乌宿区长、县总工会主席的杨宗旺表兄一家就住在这个宅子里,可见宅子之大。
      沧海桑田,变化无常,如今那些大宅子早被拆除,只有杨家大宅那扇大石门仍孤零零地矗立在河边的草坪里,似乎在向世人倾诉说着曾经的繁华与荣耀。
      杨沅沅,人称“杨百万”。据父辈们讲,杨百万,五短身材,手掌奇大,厚而有肉。他有良田、山林无数,三洲堡一带60%以上的良田、山林都属他的名下。坊间传说他是青蛙精化身,洗澡时,脚盆上必横一根扁担。他老婆感到十分奇怪,待他洗澡时就悄悄隔着门缝偷看,不看则罢,一看则吓了一大跳,只见脚盆里一只硕大的青蛙在那里跳跃。一次,老婆故意捉弄他,服侍他洗澡时,脚盆上没放扁担,又将滚开水未掺冷水,导致他身上多处皮肤被烫伤。
      董家坪寨有个董十万,传说是鲤鱼精化身,他不服杨百万,两人经常明争暗斗。一次,两人一道去常德府买食盐,杨百万抢先一步把常德府所有盐行的食盐全部买断。等到董十万买盐时,颗粒皆无,他一气之下,将常德府里的所有麻布袋子一扫而空。轮到杨百万要装盐上船时(那时多为岩盐,用麻布袋子装载),发现满城里竟无麻布袋子可卖,他只得从董十万手中购买,董十万借机狠狠敲了他一笔。
      有一天,董十万恭敬地对杨百万说:“杨老大,轮钱多我远远比不上你,可你敢与我打个赌么?”杨百万财大气粗,轻蔑地问道:“小董子,你小看我了吧!哪有我不敢做的事,你说怎么个赌法?”董十万说:“是这样的,我们每人每天各装一船铜钱,开到河当中往水里丢谁先放弃者为输。”杨百万答道:“好!就这么赌,我还怕你不成。”董十万是鲤鱼精,白天丟晚上又从水中摸回来,而杨百万这个青蛙精只能摸浅水中的铜钱,深水中的铜钱都被鲤鱼精董十万摸走了。
      时间一长,杨百万的家产越丟越少,而董十万的家产越聚越多,等杨百万醒悟过来时,一切为时已晚,杨百万变成了杨十万,董十万则变成了董百万。
      杨家大院前靠左的河边平地上有一座大油坊。偌大的油坊四四方方,中间没有一根柱子,庞大的圆圈形旱碾槽占据了油坊的大部分位置,犹如大圆盘似的碾石也大得惊人,有成年人那么高,只有力气大的水牯牛才带得动,屋角还有一个炒油菜籽和蒸菜籽粉的大锅。
    每年油坊开榨季节,附近几个村寨的村民们都要来这油坊里榨油,十分兴旺。油光埕亮的大油锤是用大檀木制作的,头上包有厚厚的铁环,足足有二百多斤重。几个赤裸着上身的壮汉将挂在梁柱上的油锤掀起,一锤锤重重地砸在油楔上,油慢慢地被挤压出来。“咣...咣...咣...”的油锤声,老远就能听见。那清亮的土榨油“汩汩”流出,清香扑鼻,是如今再也见不着的上等环保油。
      泗濠溪寨一带民风慓悍,尚勇好斗喜赌。一到划龙船的时候,半月内不认亲,赢了则罢,输了绝不罢休,总是千方百计寻对方的晦气,一般村寨的龙船都不愿意与它对阵。打起架来,是群起而攻,棍棒齐飞,石头、火枪齐上,甚至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在所不惜,毫不退缩。
      据老人们讲,过去少数土豪是靠劫杀过往货商客贩起家,他们利用船只给过往货商装运货物,船只一行到急流深水处,便将货商推至水里或将船只锉沉,货主被淹死后,货物皆归其所有,遂发横财致富,真是骇人听闻。
      那时候,寨子里开设有好几家赌场,整天有一些游手好闲的在那里通宵达旦地赌博,主要是推牌九、摇宝等,赌风远近闻名。据我父亲讲,我的几个舅公都爱好这个,万贯家财都被输得精光,其中一个舅公连续几天几夜不下桌,迷糊之中,一双脚滑到火坑中,一下子把脚都烧坏了。
      民国时期,这里出了不少土匪,其中最著名的土匪头子--石磐,就是离寨子不远的界山田人。石磐,裁缝出身,为人凶狠,六亲不认,亦官亦匪,先后任过建平乡长、大窝坪乡长、国民党湖南保安第五师(师长颜梧,荔溪人)第十四团团长,手下有一千多号人、六七百条枪,是保五师实力最强的一个团。长期占据泸溪县城至沅陵县筲箕湾、麻溪铺、凉水井、马底驿、楠木铺、荔枝溪、官庄一带,血债累累,人们谈石色变。石磐在任大窝坪乡长时,以宴请为名,将当地所有大小土匪头目一举歼灭,令人惊骇万分。石磐每每杀人时,站起来“嘿嘿”一笑,然后转过身去,马上就会有人头落地,人称“笑面虎”。解放后,他伪装成裁缝逃至上海,在准备逃往台湾时,被人举报,于是被抓回沅陵,遭到了镇压。
      前些年,我因事去筲箕湾镇三角坪,与老人们谈起石磐、文兴山时,这些七、八十的老人仍心有余悸,石磐等人的凶残歹毒可见一斑。文兴山是石磐的亲姑爷,在他手下任连长,因非礼一位从筲箕湾路过的国民党正规军师长的老婆,气得该师长大发雷霆,限石磐三天之内务必交出肇事者的人头,否则提自己头去见他。他姑爷惹祸后,到处躲藏,为息事宁人,石磐用计将自己的亲姑爷骗了出来从背后乱枪打死。
      泗濠溪寨外沅水岸边上,有一座庙,四四方方,占地三、四百平方米,高四、五丈许。经过多年的风吹日晒雨淋,门楣上的字迹早已模糊不清,不知是何来历?也不知建于何朝何代?一直作为杨家岭寨的集体仓库。责任制到户之后,一度被闲置不用。
      附近姜家有一位姜大爷,此人头有点偏,人称偏头大爷。他身体虽有点残疾,却十分能干,用一生的工夫修建了一栋装饰得十分漂亮的全杉木房子,壁板、窗户和柱子用桐油漆得油光发亮,是当时全村最好的木房子之一。后来因为与子女产生矛盾,遂将其房子一把火点燃,自己站在旁边打着吆喝,并不许别人抢救。一栋好好的木房子顿时化为乌有,事后他举家迁到庙里居住。
      直到修建五强溪电站,在拆庙时,我恰好回家路过此地,出于好奇,四处察看。真巧,我在夹墙中看到一块石碑,上刻“伏波”三个大字,这才知道这是为了纪念东汉伏波将军马援,保佑这一带的百姓风调雨顺、沅水波平浪息而修建的。
      泗濠溪寨子后面有一座山,叫鼓台山,山上有座庵,叫朝天庵。朝天庵始建于明朝天启二年(1622),原在凉水界上,后董成文、向全、刘朝禄等组织360余人将此庵移到鼓台山。
    清乾隆五十四年(1789),龚大元、杨顺奇等组织人员对朝天庵进行维修。嘉庆十六年(1811)重修。
    光绪二十四年(1898),当地人龚义清夜宿庵中,梦见庵中香炉下压有3000文钱,并指示他向东方走,定能升官发财。梦醒后,龚义清搬去香炉,果真发现3000文钱,于是他立即跪下对着菩萨发愿,升官发财后一定重修庵堂。后来龚义清真的升了官发了财,还愿重修庵堂,重雕佛像。
    先后有向和尚、龚和尚、周和尚、刘和尚等住庵。“文化大革命”时,庵堂被毁。
      恢复宗教政策后,当地信众杨忠宝、龚昌祥、龚昌有、刘本圣董珍香、龚德全、董六保、张逢兴等人投工投劳,筹款集资,重修朝天庵,建筑面积有150平方米,现有大小佛像21座。2005年登记开放为合法宗教活动场所。
      泗濠溪寨,地灵人杰,钟灵毓秀,解放前尽出大财主。解放后特别是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以后,这里出了不少的人才。如前文提到过的杨宗旺,曾任辰溪县政府常务副县长、溆浦县委副书记,怀化市信访局局长的刘晓明,毕业于北京大学的深圳实业家董海平,在北京市某校任教的教育专家姜五英,在长沙某职业学院任教的职业教育专家杨玉华,在深圳投资建厂的民营企业家杨小利、杨松柏等都是泗濠溪寨的人。
      小时候站在家乡的天坡山上远眺,只见寨外的沅水好像如一条悬河,高踞在寨子的上方,沅水中来来往往的帆船、机船、木排,整日穿梭不息,汽船的鸣笛声此起彼伏,十分繁忙。
      到了五强溪电站修起之后,这个繁华一时的村寨才逐渐冷落下来了。
      (2019年6月18日初稿,2020年5月28日修改)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2

帖子

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0
2020-5-29 22:15:50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文兄改名文曲星,才华横溢耀门庭。
千山万水吾走遍,
叹君堪比孔老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2

帖子

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0
2020-5-29 22:16:41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文兄改名文曲星,
才华横溢耀门庭。
千山万水吾走遍,
叹君堪比孔老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21

帖子

48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48
2020-5-29 23:07:24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莫嘘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2

主题

67

帖子

218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18
2020-5-30 07:13:15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乡村振兴的题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21

帖子

48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48
2020-6-15 13:09:40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侯廉华 发表于 2020-05-29 22:15
文兄改名文曲星,才华横溢耀门庭。
千山万水吾走遍,
叹君堪比孔...
莫嘘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