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沅陵阿炳一一赵建修

2
回复
636
查看
[复制链接]

95

主题

103

帖子

682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682
2020-5-28 09:11:10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沅陵阿炳一一赵建修
龙念慈
  上世纪六十年代,余就读于沅陵一中高中部,与雷君心智、赵君品德交往颇多。雷、赵二君爱好音乐,尤擅长二胡,常在课休時间于教室外草坪上合奏《旱天雷》、《喜洋洋》、《步步高》诸曲,或舒然以和,或凄然以促,缠绵悱恻、激昂奋进,响遏行云,以致引来围观者如堵,听众如痴如迷,生怕上课铃敲响。拉琴虽为小技,却能感动亿万生灵,此乃二胡被尊为民乐之首之根芽也。
  文革时期,求学无门,求生无路,待业青年无算。盖因革命需要,文宣不可或缺,而选拔人才,须以技艺优先,不能唯成分是论,故有聪敏颖悟之辈求职者,以文艺特长作为改变人生命运之手段,成功者不在少数,故而学琴者众。彼时沅陵二胡演奏入其流者有赵建修、杨祖植、石煌远、张茂林、雷心智、吉中华等,赵君乃执其牛耳者。
  余有感于二胡音色旋律之美,六七年春串联时去穗城,购二胡一把,后又购得《刘天华二胡曲集》一本,练习操琴,历数月不见长进。雷君曰:“品德君之兄赵瞎子乃沅陵二胡高手,何不前往求教?"一言如醍醐灌顶,于是欣然前往。六八年某日,雷君与我一道去赵家拜访,其时赵君正梳妆打扮。赵君爱美,甚于婦人,先是梳头,反复再三;后用双手轻抚头部轮廓边缘,整理发型又反复再三;再后又以雪花膏敷于脸面,又揉摩按压再三,历时不少于半个钟头。洗漱毕,观赵君气色一新,头部发浪微涌,波光粼粼,面部肤色红润,齿贝皓洁,活脱脱的帅哥一个,可惜缺了一对灯笼(眼睛)。雷君戏言,蚊子在其头上,只怕也会摔跤的。
  赵君每拉琴,则正襟危坐,昂头挺胸,习惯用右足轻点地面作节拍。尤擅长刘天华和阿炳之作品,诸如《良宵》、《赛马》、《江河水》、《二泉映月》等脍炙人口之曲目,莫不信手拈来,慢弓则婉转柔美,余音绕梁历久不绝,快弓则珠落玉盘,响声次第颗粒可数。每引弓一弄,则歌哭无端,谓之沅陵之阿炳无愧矣!
  其时有收音机者极少,信息传输由县广播站一家独揽。新闻,音乐节目定时播放。赵君则于定时播放音乐节目前拄杖出门,一路摸索前行,至中南门街口,于电杆柱下驻足聆听,记为心谱。世有过目成诵之神童,亦有过耳成谱达人。建修兄演奏之二胡独奏曲甚多,皆得知于心谱。除以上诸曲外,其演奏的《病中吟》、《月夜》、《光明行》、巜空山鸟语》、《烛影摇红》、巜听松》、巜豫北叙事曲》、《赶集》、《山村变了样》等曲,皆得心应手一气呵成,而演奏效果几臻于完美无缺,岂非达人之所能胜任哉?
  六八年下放运动如火如荼,促余下放之马仔不时上门骚扰,无奈只得去赵家躲避,因而与赵君交往频繁。其时社会生活之主题乃是革命,造反的造反,夺权的夺权,口号喧啸,大字报满墙,喊打喊杀之声沸反盈天。被社会边缘化的政治残疾者之我和身体残疾者赵君,萍水相逢,相濡以沫,处于斗室之中,自娱自乐,以“躲进小楼成一统、管它冬夏与春秋"自嘲,虽苟活于乱世,得以保全性命,未尝不是一件幸事也。七零年余住进中心商场二十五号刘民吾宅,与建修君家仅一箭之地,遂成为赵家座上客。
  某日,余往赵家听琴,赶早出发,稍迟则无座位。余无所事事,生性又急,去得颇早。临其门甚远,赵则高声直呼余名字,自言听足音能知其人,百无一错,可见其听力超群。原以为去得颇早,不料更有早来人。前来听琴者甚多,室内座满,后来者只好倚门而立。听众多为男士,沅陵歌手瞿再兴(猴头儿)、邬同光(六妹)是其座上常客。其中亦不乏女性,有小秦者,每至赵君则温情有加,嘘寒问暖,欲说还休,粗话、脏话则不再口出(沅陵人称之为“带潲”),有异性在场,赵君拉琴则愈发投入,不知是否为荷尔蒙作怪。每奏完一曲,众人皆赞叹之。忽有人道:“赵哥,唱一段花鼓戏!”赵笑道:“那我就自拉自唱,来一段邵阳花戏《天不平》如何?众应曰然!赵君干咳数声后开唱,词曰:
  天不平,
  地不呐平,
  只有个咋天老爺不公平。
  南京城里落大雨,
  北京城里起灰尘。
  打得那个麻雀子上四川,
  打得那黄蛇打军军(转转)。
  众皆鼓掌道:“再来一段。”赵道:“那就来一段醴陵的《思情鬼歌》吧!"众皆称好。歌词曰:
  哎呀我的满哥哥鬼吔
  哦喝呀,
  昨日里搭了个信啦。
  害得你的满妹
  哎呀哎吱哟,
  情意深啦,
  你匝鬼吔!
  赵君嗓音深沉厚重且略带嘶哑,效果则更显苍凉低沉,加之琴声垫托妥切,更收珠连壁合、相得益彰之效果。其后是猴头儿、六妹次第登场,赵以胡琴伴奏,演唱现代歌曲如《大鞭子一甩》、《乌苏里船歌》、《草原之夜》等好歌不断。围观者益众,室内几无立锥之地。至日行西陆,斜光侵壁,其父来催其用餐,方曲终人散。
  余自七八年离开沅陵至今凡四十二年,还乡次数屈指可数,盖因每次皆行色匆匆,未能前去拜访赵君,以致成为终生憾事。沅陵县举办二O一二年湘西剿匪六十周年纪念会,余随铁路京剧票友前往演出,得知赵君辞世之消息,不胜悲戚。四人帮倒台后,改革开放随之,年轻人或升学、或工作、或婚嫁(小秦)、或远走四方,亲朋挚友云散尽,赵家门庭于是冷落。时赵君已过而立之年,内心诉求无有排泄渠道,以致心烦意燥。其父为其娶一农村女孩冲喜,未几该女因经济无着而凄然离去,遭此毁灭性打击,赵君前后判若两人,终日郁郁寡欢而琴亦绝响,身体日渐消瘦乃至于亡。呜呼,政治残疾或有改天换日的搭救,而身体残疾则只能坐以待毙,同是天涯沦落人,岂不悲哉!
  余钦佩赵君之才,不忍其渺然湮灭,故记之。
                                       2020年3月6日初稿
                                       2020年3月8日(修改稿)
  附文一:
  沅陵女歌唱家尤美珍补充了这么几件轶事:
     1、赵的姐姐名赵素瑶,是县副食品公司财会人员。当时,该司成立有宣传队,赵是该队乐队的二胡主弦。
  县糕点厂是副食公司分管的厂子。美珍有一好友在该厂工作。每当美珍去看朋友时,赵总能从脚步声中辩出是美珍的到来。往往会邀请美珍唱几曲。 美珍说:”唱什么歌?”他总说:”随便妳唱,我拉就是。”记得唱过《见到你们格外亲》、《谁不说咱家乡好》、《虎头山》等曲。美珍说,有他伴奏,唱起来格外舒畅传情。
     2、由於赵姐姐的关係,赵被安排在糕点厂做副工,负责冲碓。赵很注意仪容。每当下班,他必将头发梳抹顺光,衣裤粉尘拍打干净后方才出门。
     3、美珍从家去电影院上班,必从赵家经过。有一次,也许是赵病后,独站门口唸叨:“想肉吃时冒冒肉恰(长沙话把吃读成恰),咯时恰不落去,又送肉来哒”。(可能是赵的姐姐给他送碗肉来了。)
  你把赵称为沅陵的阿炳乃名符其实。美珍说,听说省文工团曾闻其二胡名声曾来考察招录,终因其失明之疾而未成。可惜一位天才从此湮没。憾也!
      (吴以楠供稿 2020年妇女节)
  附文二
  龙哥神笔寄情故友,钩沉沅陵山城一段轶事,读后颇有心得。赵,瞿二位实在可惜,想当年也是山城弦歌名角了。“吉中贵”应是“吉中华”也。文革时期有幸同雷心智、杨祖植、吉中华在“沅水战歌”里操琴,又在“沅水壮歌”乐队里拉过二胡,石煌远主弦,张茂林则是到铁路分局放电影时相识,以琴会友甚是投缘,而你文中所涉之人大多半熟识。雷心智不仅二胡水平高,男中音浑厚尚佳,还喜欢在球场上跑步,为人谦和,我觉得好交往呢。
  疫情未了,祈福龙哥安好无恙!
    (黄怀荣 2020年妇女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

帖子

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0
2020-5-29 20:59:55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学习点赞老师的好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2

主题

67

帖子

218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18
2020-5-30 11:31:14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潘逢燕 发表于 2020-05-29 20:59
欣赏学习点赞老师的好文!
也是追忆缅怀沅陵过往的文艺先辈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