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知青烈士龙成英

2
回复
1195
查看
[复制链接]

95

主题

103

帖子

686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686
2020-5-26 21:14:47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知青烈士龙成英

张自力

  题记:我们的人生没有成为明堂之材。时代的风雨却铸成了挺拔的躯干,苍劲的枝叉------
  龙成英,沅陵县总爷巷鹤坡忠孝祠人,沅陵一中71届高中毕业,1972年 3月下放县国营仙门林场。曾任林场团委委员,工区副队长,基干民兵班长。
  记住龙成英是在欢迎我们下放的晚会上。1972年,仙门林场共接收118名下放知青。其中,第一批102人由县一中高中毕业生和荷花池小学附中、南岸小学附中初中毕业生组成,于3月6日到仙门林场。我们第二批16人由吃国家粮的应届高初中毕业生组成,于4月4日到仙门林场。分到工区那天晚上,场部举办了盛大欢迎会。在楠竹湾仓库坪地上,牵起了二个100瓦的电灯泡,如白昼般照亮了坪后那片摇曳的竹林。晚会的第一个节目是龙成英主唱的男女声二重唱《毛主席的恩情永不忘》。“雄伟的喜马拉雅山啦,奔腾的雅鲁藏布江啰……”,那雄亢清新的唱腔和优美的旋律,像婆娑起舞的竹影拨弄着我的心弦。我被这优美歌声深深打动,从此也记住了龙成英的名字。他个子高,模样英俊,担任瓦匠湾工区副队长。因爱帮助人、教育人,知青们私下取了个诨名叫“龙婆”。
  下工区之初的心境是浪漫的。第二天清早,我和周继平爬上传说中仙人居住过的告子尖。映入眼前的风景真美啊!山下是无边无际的云海,海的北岸飘浮一个金色的戒指,在朝阳的辉映下闪闪发光。后来才知道那是县境北边的天门山。云雾褪去,沅陵盆地出现,沅江和酉水像二根彩练在县城边交汇,舞向东方。山脊上映山红如火如荼,山脊下林海碧如翠裙。
  相识龙成英是在一年以后。1973年,我从大屋场工区调林场直属队代销点做售货员,负责全场300余人百货南杂供应。林场距张家坪公社25里山路,一天担货,一天卖货,不得亏本。仙门林场因仙门村得名。仙门村位于云雾尖和告子尖之间的山垭口。平时,早晨的云雾在山垭下汇成涌浪,两座千米以上的高山兀立在云海之上,像一座天上的城门。雨天,雨雾连天相接,山峰若隐若现,像极了仙家的门庭。从林场到仙门是一段四里路铺满松针的缓坡,然后是四里路的陡坡,陡坡下蒙溪塘至挖断垭是十余里森林掩蔽、没有人烟的山道,到挖断垭才能走去张家坪的大路。那天,因天热多喝了些凉水。回程走到蒙溪塘时,全身乏力,停停歇歇,好不容易接近坡顶时,两眼发黑,一头栽倒在路边。醒来时已天黑了。林涛声声像狼嚎般的呼叫,黛色的树影连成一片,像山一样压过来。我的心阵阵发紧、发毛。想空手回去,可这几十斤的货这么办?林涛阵阵,山风嘶鸣,我想死的心都有了。
   突然一道亮光穿破树影。我抬起头,只见两个人影匆匆向我奔来。
   “接到了。”一个人说。
   “怎么了?”一个高个子俯下身子问我。
   “我不舒服。没力气了。”我知道是龙成英他们来了。
   原来,知青杨国信到场部买煤油没买着,找调到场直属工区的龙成英借。龙成英知道我还在路上,就相伴来接我。于是,龙成英挑起货担,杨国信扶着我,踏着松针地毯慢慢回到场部。我为他们打了煤油,而他们为我到场部医务室拿了药。
  我从心底里感谢这个“龙婆”。从此,我们的关系密切起来了。
  “龙婆”在知青中年龄最大,经常被小知青敲竹杠,我也常为其凑份子,搭边彩。“龙婆”满二十岁那天,我们共买了五斤兰花根、两斤晶晶豆、一包白玉兰香烟,在楠竹湾里打平伙。
  闲谈中,大家谈起了理想。有人说:“我的理想是做一个范长江式的记者,走遍祖国的大江南北,再去联合国采访乔冠华”。
  有人奚落说:“不要想那么高,现在要我回城扫厕所也愿意”。
  “龙婆,你的理想是什么?”有人问。
  “我崇拜保尔·柯察金”。他转过话题对我说:“听说你喜欢写诗,就学一学曹植,为我们写首七步诗吧?”
  大伙跟着起哄。于是,我在竹林中度七步之内吟出一首五言绝句:“风吹婆娑起,雨打节更硬,应知岭上竹,融进多少心。”
  其他人都纷纷叫好。龙婆却说:“就是古味太重了”。
  “没有诗情画意那来诗呢?”我不满地答道。
  进一步了解龙成英是扑救告子尖的山火。护林防火是林场最重要的工作,有“三月茅岗火,燃过洞庭湖”的说法。相传,邻近的渭溪公社1958年曾发生特大山火,一月不灭,火灾惊动了政务院,责成国家监察部派一名老红军副部长来沅调查。老红军骑着马在林区调查了半个月,最后处理的结果是:县委书记口头检查,县长书面检查,县公安局长撤职,县林区经管局撤销重组,林区经管局办公室主任、县公安局值班员、县邮电局接线员开除。
  五月的一天,场部喇叭突然传来紧急呼叫,要求全体人员赶往告子尖扑灭因农民烧包谷地引起的山火。我们扛着长把砍刀,气踹吁吁赶到现场,才知道山火吐着长长的蛇信,乘着风势狂飞乱舞。蛇信添向那里,那里的山林就会冒出冲天的火焰,噼啪的山林爆裂声夹杂着滚滚浓烟,让人分不清东南西北。所谓扑灭山火,只能是因地形地势砍出防火带,阻止山火蔓延。砍的及时火就防住了,砍迟了山火就蔓延了。当天,大家努力砍出一条防火带,最后只剩山顶一小段就告完成了。因隔着一道风垭的垭口,浓烟滚滚,热浪扑人,人们无法上前。场长在前面喊,喊声中带着哭音“同志们快过来呀,不然就迟了!”风垭聚集着浓烟,气息艰难,人们都被镇住在风垭驻足不前。突然一个身影奔向山垭,高呼:“战友们莫怕,冲过去就是胜利。共产党员、共青团员跟我上!”紧随着他的身影,一群人顶着浓烟冲向垭口,登上山顶,顶着烟气,挥刀抢砍防火带。突然,前方烟雾中传来“啊”的一声叫唤,有人倒在烟雾中了。原来,龙成英被身后知青因烟雾呛了眼睛,慌乱中误伤了。鲜血从龙成英的手臂和手背上冒出来。我冲上前对着他手上的伤口洒一泡尿,老工人说童子尿能止血清疮,我上次的刀伤就是这样止血的。血慢慢止住,防火带也砍完了。我扶着他下山,下坡时碰见满脸烟花的覃小佬,他帮我一起送他回场部。途中,遇到书记、医生、炊事员几个人,挑着茶水,背着药箱匆匆赶来。书记了解情况后,就叫医生给龙成英检查处理。手臂上的伤只破了点皮,要紧的是右手背上有三个手指见骨了。医生用草药把龙成英受伤的三个手指抱裹起来,嘱咐不能见水(沾水)。
  山火防住了。场部开大会表扬了三名知青,一人是龙成英,还被列入支部党员发展对象。覃小佬在火灾中表现出不怕苦、不怕死的精神,也被表扬。之后,知青中有人不服讲怪话,说龙成英不是党员喊共产党员跟他上,是图表现,是鼻子里插大葱“充象”。还有人说覃小佬救火时躲在后面,大花脸是自己用吐沫抹的。总之,场部的表扬并没有增加知青对“龙婆”的尊敬。
  进一步认识龙成英是在发生两件事件之后。那年月,林场管理者十分敬业,一年的工作安排得非常紧凑。除各工区的常规生产外,一年中还安排多次“大会战”。如:“大战红五月”,突击完成大面积造林和育苗;“大战红七月”,突击完成大面积造林护育和粮林间作;“大战红九月”,突击完成大面积造林砍山准备和炼山;“大战红十月”,突击完成大面积造林地的复垦。季节不等人,大战连月。大战之下,劳作辛苦。春天雨势无常,大家戴着斗笠、披着蓑衣,扛着砍刀、锄头,像鸬鹚一样一个个扎进雨雾之中。夏季烈日当头,人人顶着斗笠,起早摸黑,晒得跟黑人一样。肩背上晒脱层层白皮,衣服上汗渍浸出道道白印,两天不换洗,衣上透着股股馊味。冬日里踏着积雪上山,踩着寒意回家,中饭吃得透心凉,晚上必用热水洗脚才能入睡。劳作辛苦,生活却很差。高山不长菜,能栽的品种很少。一日三餐,一年有八、九个月,不是野菜,就是从县蔬菜公司买回来的水盐菜。油水很少,野菜吃出的都是苦涩,枞菌吃出了松油味,红锅菜的水盐菜也很难下咽。因此,知青们都很想家,装病现象比较普遍。对这些小把戏,场长曾在大会上批评说:“老工人一辈子在山上,年轻人山上干几天,装病不出工的就是角色了。”于是,管理者与知青们之间逐渐积累起矛盾,几乎一触即发。
  这年十月,因大战红十月秋收、秋垦劳力紧张。瓦匠湾一女知青要请假,老工人男队长听说有点不舒服就要请假,不高兴地说没病不准请假。结果,没到中午,这位女知青因腹疼昏倒在山上。知青们听说是队长不准假造成的,一时群情激愤,联络了附近工区知青,抬起女知青就奔场部就诊示威。场部的晒谷坪正晒着刚收的包谷,见状赶紧收起,卷在坪边。知青人多势众,怨气正旺,一些小知青趁势把怨气洒向晒席,只听见噼里啪啦连声响起,刚卷收起的晒席大都被踩坏了。场长从工区赶回来,见状发了脾气,要场办公室集合基干民兵抓人。知青闻声更怒,有人喊:“打他X X的。”于是,人群人一拥而上。
  基干民兵班长龙成英闻讯赶来,赶紧上前劝开众人,并向知青们承诺与场长论理,众怒稍平。龙成英一边要求民兵不要进场,并要场办公室人员赶紧把书记找回来;一边安排知青送病人去医务室就诊。书记赶来后,听取了厂长和龙成英的汇报,当场表扬了龙成英,并表态:一是连夜送生病的女知青去县城看病,病好后准假十五天,休养好再回场;二是不追究其他知青的责任,小错误以后加强教育;三是以后女知青每月除例行休息外,可请假休息1--2天。
  事情终于得到平息。但部分知青胆子更大了。第三天,传来百年池工区知青打了副队长和仙门生产队的邦子及村民,形成了场村矛盾。林场闻讯主动与仙门生产队所在的龙虎坪大队商议,决定尽力避免矛盾扩大,各自进行教育疏导。林场党支部责成场团委调查处理涉事知青。在场团委会议中龙成英不赞成处分知青,只同意批评教育,因为仙门生产队的邦子和百年池工区的副队长在女知青面前故意讲痞话也有错(用现在的话说他们先进行了“性骚扰”),他们犯的是大错,知青打人是小错,最后多数同意按龙成英的意见办理。不久,县林业局来人到林场传达中央有关文件精神,通报了新疆、东北建设兵团有关案件的处理情况,表扬了场里的知青再教育工作。书记代表场党支部在会上表扬了龙成英等知青支持场党支部的工作。当年,龙成英入党没有通过支部讨论,大多数老工人党员认为他需要进一步考验。
  从此以后,“龙婆”在场里知青中立起了威信,有的女知青也暗恋着他。据说,有一女知青被人看出来了,不小心传到龙成英耳中,他专门找这位女知青谈了心。据听壁脚话的知青说:“大概是两年内不能谈恋爱,我对你的帮助是同志之间的关心,请不要乱想”,“女知青听后都伤心的哭了”。
真正理解龙成英是在他牺牲之后。下放两年后,林场开始招工了。013系列兵工厂、县木材公司、县副食品公司、县大米厂、县供销社等单位先后在林场招工。龙成英没有心动,将招工机会都让给了别人。当年怀化铁路局招乘警,龙成英被选中,因手残二指,体检未通过,他也没有当回事。年底招工农兵大学生,他也没有报名。我虽没有机会参加但对他羡慕极了。
   一次,我忍不住问他:“你不想出去了?”
   “暂时不想,想去当兵。”他回答到。
   第二年年初征兵时,龙成英又因手残二指没有通过体检,他请假睡了一天一夜,想必伤心极了。
  过了春节,我因表现好,由于家庭原因没有机会考学、当兵和招工,在林场转为营林工,并被推荐到湘林18车队学汽车驾驶。听说龙成英被推荐到风滩电厂招了工,又争取做了潜水工,还有机会到东海舰队去培训。我真为他高兴。
   龙成英到风滩后,写信告诉当年曾被老工人言语欺负的那位女知青,鼓励她争取早日参加工作,并承若一直等着她。女知青骄傲地告诉同伴,他们“好了”。
  龙成英是1976年6月31日牺牲的。因为要参加“七·一”入党宣誓,他们推迟两天去东海舰队培训的行程。
   这一天,风滩突发特大洪水。洪水从泄洪闸倾泻而下,冲向尚未建好提升机的泄洪闸门,反弹过来的水流像箭一般击碎了坝上临时资料室的窗户。临时资料室里存放着建造凤滩大坝和发电安装工程的资料。水毁损失后果严重,电厂紧急动员抢险。在堵防窗户洪水时,龙成英在大家畏缩不前的关键时刻,高呼:“共产党员跟我上!”冒着从窗户外射来的箭雨,与电厂木工撑起木板挡住窗户。正当钉上马钉,撑起木柱,木板墙防水工程快要完成之际。突然一股强大的水柱冲击在木板墙上,把整个木板墙和未钉实的木柱击垮,将龙成英和木工重重地扣在下面,等更多的人七手八脚将木板墙再撑起时,龙成英和木工已没有了呼吸。
  “龙成英走了!”
  消息传到车队和林场,大家悲伤不已。二十多名知青相约,连夜走了九十里山路,坐上我们借来的解放牌货车,直奔七十公里外的风滩电厂,去为龙成英守灵。我和钟明生每人还捐了一张“工农兵”大票,买了一箱鞭炮和麻仗头鸣哀,炮仗从明溪口放起,一直响到黄秧坪风滩电厂食堂龙成英的灵堂前。
  到了灵堂,和龙成英相好的女知青一头撞在棺木上,“砰”的一响,震惊了守灵的人们,大家赶紧劝住。女知青哭的撕心裂肺,那情景真叫人心碎。大家跪在灵前,三叩响头,齐喊“龙婆”一路走好。
  得知风滩电厂把龙成英定为因公殉职时,我们齐抱不平,是烈士不是因公殉职,强烈要求更改过来。电厂负责人员解释说,按规定只有解放军战士牺牲后才能定为烈士,其他人员很难定为烈士。我们据理力争,直到电厂将龙成英定为烈士请示上报后,我们愤愤不平的心才稍感宽慰。
  回县城后,碰到了1949年洛阳师范毕业,1958年下放到林场的南下干部谢老后谈起这件事,他的一席话舒展了我心中的不平。他说“好男儿志在四方,死的壮烈是幸事,不是憾事”。他的话也燃起我对龙成英的思考:龙成英是一位有理想、有抱负、有情义的正直青年,他是我们仙门林场下放知青的优秀代表。他是我们的骄傲。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对龙成英的理解不断加深。他从供奉沅陵历史英雄的忠孝祠走向人生,他在那个火红的年代里成长,在时代的风雨中下放林场。历史没有给他成为明堂之材的机会,却给了他成为英雄的营养。他没有碌碌无为虚度人生,却走向壮烈。
  后来,我们又去了风滩,曾禁锢五溪英雄鲁万丑的“生铁坟”不远处的山坡上,是龙成英的安息处。高大的墓碑上,红漆的五角星下,是七个红色的大字:“龙成英烈士之墓”。在墓碑前我们祭洒了他没有尝过的茅台酒,点燃了他没有品过的“和天下”香烟。
   我们没有祭烧纸钱,因这不是他所祈望的。
   墓旁的松苗已成林。轻风吹拂下,它们仿佛在喃喃细语:“安息吧,国家和人民不会忘记你!”
   {注释}:
   明堂:武则天修建的汉宫楼宇。
   忠孝祠:辰州府建祭祀忠孝节悌人物的祠堂,后改为民宿。
   撰稿:沅陵县发改局退休干部张自力
   电话:13874526537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2

主题

67

帖子

218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18
2020-5-27 11:33:04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转仙门林场子弟评论:自力哥的文章非常接地气。那时人们物质生活非常艰苦,但是人的精气神足,对未来充满希望,有目标。       知青到仙门林场,就如一股清风,把城里文化和思想带到了乡村,冲击着当地人的价值观,打开了看外面世界的眼界。知青到仙门也体验到农民生活不容易。“都愿到城里扫厕所”[呲牙][呲牙][呲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2

主题

67

帖子

218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18
2020-5-27 16:11:25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据网友回复:文中提到的南下老干部是谢天庆,河南洛阳人,1948年8月在河南大学(河南开封)读书时随军南下,1958年在通道县委办主任任上被错划为右派,1963年下放仙门林场,1979年1月落实政策平反,同年3月调通道工作,1981年2月回河南老家探亲时在开封突患恶疾辞世,享年51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